天策大明 第二百四十三章 无法追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统十五年四月初。

    邓茂七、叶宗留各率贼寇大军逃向江西之后,江西本地兵马根本就抵挡不住,致使这两股贼寇兵马相继进入江西腹地。

    而贼寇兰得隆率领的十万贼寇则是在汀州府东部的新泉隘被刘君韬所部大军拦了下来,双方随即展开激战。

    此战,刘君韬已经率军占据了新泉隘,将贼寇兰得隆率领十万贼寇的生路彻底切断,只能强攻关城。

    同时,参将戴景奎闻讯立即率领两万余大军直扑了过来,从北面包抄了过来,联合刘君韬所部在新泉隘城下将兰德隆所部十万贼寇聚歼。

    当晚,参将戴景奎在新泉隘杀猪宰羊宴请众将,特别是夸赞了此番独立领军收复两府之地的刘君韬,将其战功写在了捷报上,连同兰得隆的人头一起,送往京师报捷。

    “将军!此番贼首兰得隆被诛,贼首陈福成被同伴击杀,几十万贼寇大军灰飞烟灭,咱们诸位可是战功卓著啊,理应趁势而为,继续兵分两路追杀西逃的邓茂七、叶宗留两贼!”

    “是啊将军,不能放跑了贼寇,请将军下令即刻西进追击!”

    “请将军下令!”

    在庆功宴上,京营的一众将官纷纷主张即刻进攻江西,以便大功早日在手。

    那几个蒙古将佐也是纷纷附和着。

    参将戴景奎闻言笑了笑,便对刘君韬说道:“刘游击意下如何?”

    其实,刘君韬也是想要尽快进攻,只是自己资历尚浅,不好在庆功宴上先行提出来,既然此时那帮京营将佐已经提了出来,那刘君韬便顺势说道:“启禀大人,诸位所说在理,我军应尽快西进追击,绝不能让贼寇人马缓过劲来,要一鼓作气彻底剿灭众贼寇!”

    “好!刘游击深谙兵法之道啊!”

    “刘游击此话在理!”

    “将军下令吧!”

    参将戴景奎眼见众将意见一致,便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明日我军便西进汀州府武平县,在武平县整顿兵马、等待粮草齐备之后,大军便西进江西,视情况分兵进击!”

    众人闻言皆是抱拳说道:“末将得令!”

    次日,参将戴景奎便率领大军从新泉隘西进,四天之后便赶到了汀州府武平县。

    参将戴景奎收到了知县提供的一部分钱粮,然后便派出了大队夜不收先一步进入江西,打探贼寇邓茂七、叶宗留的动向,而四万多官军兵马则是暂时在武平县停留几日,暂作休整。

    期间,参将戴景奎派出的夜不收先后传回了消息:贼首邓茂七所部三十多万贼寇正在江西南部活动,信丰县、龙南县、安远县尽皆遭到贼寇肆虐;而叶宗留所部二十八万贼寇则是在江西北部活动,宁都县、石城县、兴国县、瑞金县都被贼寇兵马劫掠侵扰,而且,贼首叶宗留大有集结兵力围攻赣州府城的迹象!

    这两部贼寇大肆劫掠各地村镇,被掳掠的百姓乡民不计其数,贼寇兵马大有复振的迹象!

    听到江西全省几乎都被贼寇兵马肆虐荼毒了,参将戴景奎和一干将佐都是义愤填膺,同时也是心中骇然。

    如果因为众人追击不力而导致江西收到重创,那上到参将戴景奎,下到千总、把总,所有人都会被朝廷责罚,甚至是治罪下狱!

    而刘君韬也是十分焦急,叶宗留就像是不死的小强一般,每每都能够绝处逢生,在屡次被官军大破征剿之后,都可以重新东山再起,这样的人一旦得势,便极有可能就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大明的心腹大患,甚至会改写刘君韬已经熟知的历史!

    “看来还真像后世认为的那样,历史总是有着数不胜数的不确定性,在惯性和不确定性中蜿蜒前行!”

    刘君韬心中感叹了一句之后,便和其余众将一起,向参将戴景奎请战,请求尽快西进剿匪。

    参将戴景奎也是猛然站了起来,对众人说道:“好!诸位!两天之后,大军……”

    还没等参将戴景奎说完,一名夜不收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大声说道:“将军,兵部急令!”

    参将戴景奎见状也是吃了一惊,接过兵部的急令之后便赶忙打开看了起来,之后脸色瞬间就变得十分难看。

    刘君韬见状暗暗吃惊,沉声问道:“将军?出了什么事?”

    其余众将也是纷纷询问着。

    参将戴景奎十分沮丧的说道:“徐州府到山东兖州府、青州府的黄河决口了!几十万灾民嗷嗷待哺,而且大运河也受到了波及,朝廷的漕运暂时断绝!”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刘君韬也是愣愣的看着参将戴景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漕运一断,朝廷便会优先供应北面长城沿线大军的钱粮军备,咱们这几万兵马的钱粮军饷随时都会断绝,兵部命令咱们暂时停止追击贼寇,先在武平县驻扎,等候兵部进一步的命令!”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急了眼,纷纷叫嚷着要上书兵部争辩,绝不能让贼寇有了喘息之机。

    而刘君韬则是心中暗道:“黄河啊!怎么在这个时候决口了!这才三月,虽然雨水多了一些,但也不至于让黄河大堤决口啊!”

    其实刘君韬不知道的是,虽然福建这边的雨水只是稍多一些,但是徐州府和山东各地却是大雨连绵,黄河水位更是不断暴涨,以至于黄河大堤坚持不住决口了。

    此时,对于刘君韬来说,邓茂七、叶宗留两股贼寇的事情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自己在徐州府、兖州府以及山东各地的产业如何了,才是刘君韬最为关心牵挂的,毕竟这才是玉山镇护卫队强悍战力的支撑!

    接下来,参将戴景奎说了一些什么,刘君韬都没有听进去,此时已经不在意这些了,此时满心都是担忧。

    最后,参将戴景奎说道:“大军暂时在武平县停留驻扎,各营的粮草省着用些,以备不时之需。虽然武平县和汀州府也会支援咱们一些,但是汀州府刚刚遭了兵灾,能够提供的粮草有限,当不得数的!”

    说完,众人便纷纷告辞回营了。

    刘君韬也是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城外的大营之中,连夜将张骁军、严虎、周宗胜、孙绪召集到了中军大帐,将黄河大地决堤的消息通告了众将。

    “什么!这怎么可能?”

    “将军,家里如何了!”

    “将军,咱们可要尽快进攻结束战事,也好早日返回兖州府啊!”

    听着众人的叫嚷声,刘君韬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兵部发来了命令:暂时停止追击贼寇,大军的钱粮军饷极有可能出现断绝的情况。参将大人已经下令,大军暂时驻扎在武平县,等候兵部的进一步命令!”

    众人闻言全都傻了眼。

    刘君韬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传令:立刻派人返回玉山镇,查一查家里的情况,尽快来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