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再次回到训练现场的阿斯克,盯着山丘下方还在奔跑的米娅,问道。

    “不错。”拉苏尔回答说道,“虽然人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对动作细节的理解速度也不快,但总体而言还是在正常水准之上。”

    “令我吃惊的倒是她的毅力。连续以特定姿势奔跑6个小时,即便是在虚幻的梦境里,精神层面上的产生的疲累也是非常大的。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能坚持到这种程度的,已经相当难得了。”

    “她以前是盗贼出身,而耐心是窃贼的基本素质。”阿斯克回忆说道,“我记得她以前提起过,为了偷窃某个东西,她曾经尾随了目标人物三天三夜。”

    “耐心和毅力可不是同一回事。”拉苏尔说道,“我手下的新人,有耐心听我布置完训练计划的比比皆是,然而真正有毅力按计划训练的不足十分之一,剩下的都只能拿鞭子和长刀逼着。”

    “我原先的打算只是给她起个头。只是按现在的进度来看,在这场梦境里将瞬步的基础知识教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让她的身体记住这种发力方式,后续的动作细节矫正,阿斯克你这边就自己处理吧。”

    “当然。”阿斯克顿了一下,“谢了,拉苏尔。”

    “不用谢。”拉苏尔呵呵笑道,“知道我的身份还不怕我的人,本来就不多见。这里面敢向我提请求的,你是第一个。”

    阿斯克笑而不语,他总不能说我上辈子就认识你,咱们俩还熟得很吧。

    拉苏尔盯着他的表情,心里有些纳闷。

    这个家伙……相处起来,总给自己某种“老熟人”的奇妙感觉。

    不过拉苏尔可以确定,自己以前真的不认识他。

    他看着下方还在用怪异姿势奔跑的米娅,突然纵身跃下山丘,在空中拔剑怒吼道:

    “跑得太慢了!受死吧!”

    剑刃重重地砍在地面上,米娅顿时像是受惊的兔子般,嗖的一下就窜出十几米远。

    “你已经学会了瞬步。”拉苏尔长剑回鞘,露出满意的神色来,“记住刚才的发力感觉,别忘了。”

    米娅愣了一下,才看清自己现在离刚才的站位,赫然足足有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走啦,我在这里也待够了。”拉苏尔淡淡说道,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别忘了给我你手下的联系方式啊!”阿斯克提醒他道。

    有了刺客组织的联络人,以后情报来源方面就轻松很多了,这些刺客的渗透能力简直是无孔不入。

    拉苏尔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

    “感觉如何?”阿斯克走下山丘,便看见米娅已经成大字型躺在了地上。

    “累。”米娅虚弱地道。

    “那种感觉……很怪异。”她茫然地望着梦境的天空,想了想又说道,“仿佛下半身的肌肉都被压紧了,然后骤然爆发开来,先是膝盖,然后是大腿,最后是小腿。”

    “整个人就像是弹簧一样,全力向前弹射出去。这样……我算是学会了瞬步吗?”

    “还早着呢。”阿斯克笑道,“在阿萨辛瞬步的学习上,你只能算是暂时入门了,学会了这种高速移动的方式。”

    “真正要达到能够投入实战的境界,你需要能在任何时候随心所欲地发动瞬步,在瞬步过程中准确运用劈斩或突刺来命中敌人,甚至是中途任意改变瞬步的方向——也就是所谓的反身折冲。”

    “哈哈哈。”米娅干笑起来,忍不住翻起了死鱼眼,“我不行。光是入门阶段,我就学得快瘫掉了。”

    “你已经很厉害啦。”阿斯克鼓励她道,“当初的我,在入门阶段就花了一周时间呢。”

    “啊,是吗?”米娅哼了一声,“说明你的天赋不如我。”

    “是啊是啊。”阿斯克耐心地哄着她。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有点奇怪。”米娅说道,“我感觉身体上的力气……似乎在回来?”

    “不是错觉。”阿斯克站起身来,望向四周,“梦境已经结束了,我们正在被传送出去。”

    几分钟后,阿斯克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正坐在竞技场旁边的椅子上。

    场地中央,横七竖八躺着无数的参赛者们,此时正陆续苏醒从地上爬起来。

    “怎么样?”斯巴达佣兵领队,鲁达修斯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厉害的角色还是有几个的。”阿斯克一摸口袋,便摸出一张折叠整齐的名单来。

    虽然是在梦境里做的笔记,但这种特制的纸却能被带出梦境外,估计也是某种相当神奇的超凡材料制成的。

    “哦?”鲁达修斯拿过名单看了一会,无语道,“你所谓的厉害角色,就是在你手底下撑过三分钟的这几个家伙?”

    “这些人的打法,都是比较有个人特色的,未来的成长潜力很高。”阿斯克回答说道,“所以我有特意放水。”

    特意放水也才打了三分钟?那你不放水的话会怎么样?直接秒杀对方吗?

    鲁达修斯完全无语。

    不过他也清楚这位阿斯克的段数相当高,段数低的在他面前几乎走不完过场,稍微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抓住打爆。

    和斯巴达人互相莽来莽去,直接对拼身体素质的猛男风格完全不同。

    因此他也只能点了点头,默默地将名单上的几个人记下。

    “哦,对了。”鲁达修斯拍了下脑袋,又说道。

    “两个小时前,刚得到的消息。”

    “塞萨洛尼卡沦陷了。”他严肃地说道。

    ——————

    不同于坐拥天险的奥林城,作为东所罗门帝国第二大城市的塞萨洛尼卡,其陆路和海路的交通都相当发达。

    在和平时期,这是一座城市保持商贸繁荣的优势;而在战争时期,便捷的交通反过来成了攻城方的极大助力。

    在远超守城军数倍的拉丁十字军的进攻下,塞萨洛尼卡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在攻占塞萨洛尼卡后,拉丁帝国的鲍德温皇帝,宣布将这座原属东所罗门帝国的第二大城市,转封给蒙菲拉特伯爵伯尼法修。

    {这家伙就是当初和维尼斯总督串通,带法兰克骑士进攻君士坦丁堡的十字军首领之一}

    伯尼法修则以此为首都,宣布建立了塞萨洛尼卡王国。

    建国当天,大约两万塞萨洛尼卡市民被带到市民广场附近,然后遭到了惨无人道的tú shā。

    当然,究竟是被处心积虑的官方蒙骗,然后被tú shā掉的;还是因不满官方的统治而聚众闹事,结果被无情镇压的。

    奥林匹亚和塞萨洛尼卡王国各执一词,互相指责对方应对这起事件负责。

    唯一能确认的事实,便是tú shā本身。

    奥林城宣布为此哀悼三天,所有娱乐活动全部停止,连电视节目都统一换成了肃穆的黑白色。

    居民们自发地聚集起来,在奥林城竖起了上百个手工纪念碑和祭坛,自发地献花点蜡,为塞萨洛尼卡tú shā中的死难者表示哀悼。

    与此同时,在集体竞技战中脱颖而出的两千多名优秀佣兵武士,也开始接受斯巴达人的整装和集训。

    战争一触即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