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一个晚上那么快就过去。曾经我陪着皇上的那些夜晚,不管我怎么在心里默念着想叫时辰过得慢些、再慢些,可是它还是跟长了翅膀似的,倏忽一下子飞过去,天便亮了。可是今晚儿这是怎么了呢?”

    主子说的是“度日如年”,素春心下明白,却总归不敢说出口。

    她只上前劝说:“主子这么盯着瞧,难免觉着慢了。若主子肯阖上眼,沉入梦里去,这时辰自然过得就快了。主子,时辰不早了,安置吧。”

    皇后却固执地转头望向龙帐的方向:“那边如何了?可熄灭灯火,安置了?”

    “还没有。”素春也跟着满嘴的苦涩:“方才献春去给送替换的衣裳才回来,说婉兮还没睡呢。”

    皇后便执拗地点了点头:“那本宫便也这样等着。”

    素春赶紧撩袍跪下:“主子何苦如此?这些年都熬过来了,皇上从前翻哪位的牌子,也没见主子伤心成这样儿。”

    皇后哀哀地笑:“是啊,本宫从没有如今天这样失态过……当着皇上的面儿,明明知道皇上已不高兴,可我就是撒不开手,就是不想叫今晚儿的事发生。”

    “自本宫十六岁与皇上大婚,本宫进了重华宫便也瞧见贵妃、哲妃、纯妃她们这些格格……可是本宫不在意。因为本宫才是皇上的嫡福晋,只有本宫才是他的妻子。而她们不过是皇上暖榻的工具罢了,她们说白了不过是皇上的财产,想不要就可以不要,若按着关外的旧俗,甚至可以随时送人。”

    “本宫才不在乎她们,更没必要与她们计较。皇上召幸谁都不要紧,皇上叫谁生了孩子也不要紧,本宫在乎的只是皇上的心,只是这个正室的嫡位!”

    “可是今晚上……我怎么会就这么害怕呢?我不怕皇上身边再多一个女人,我只是怕皇上从此便连心都给了别人去……”

    “不会的,主子莫多心!”素春含泪道:“皇上的心只在主子这里,永远都在主子这里。谁都抢不去。”

    “是么?”皇后疲惫垂眸,凝注素春:“这些年来本宫也这样以为。可是你们直到此时还敢这样相信么?为什么这一刻本宫只觉着从前的自信,不过都是水中月、镜里花?”

    素春咬了咬唇:“总归一样儿,她年纪还小,更不知何时才有孩子。她总归威胁不到主子去!”

    “况且今晚儿,原本说不定该是嘉妃伴驾,她的一场好算盘也白打了去,那对主子来说便也是好事儿!”

    嘉妃帐中,嘉妃还穿着那身火炭儿似的骑装,定定坐在墩子上,盯着妆镜里的自己瞧。

    她今儿是美的,火焰一样的热烈和明艳。

    她甚至连热河行宫都不进,不顾一路劳顿直接奔着这围场里来,就是为了这一天,为了能叫皇上的眼睛今儿全都紧紧黏在她身上。

    于是这个时辰,原本应该是她去陪着皇上的。

    可是她为何还呆呆坐在这儿?她的计算,究竟是哪一步出了岔儿去?

    皇上遇险,婉兮救驾……那她自己在干嘛呢?她若不只为了自己争风头,如果时刻都盯着皇上的动向,是不是原本凭着她的骑术,那救驾的本来可以是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