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兰宫 九卷34、无风也起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乾隆三十三年,正月初二。

    这一日,婉兮正式以六宫之主的身份,主持坤宁宫朝祭。

    正月初二的坤宁宫家祭,因是一年开头儿的第一次朝祭,且是坤宁宫供奉的诸神从去年腊月二十六给请到堂子去,皇上正月初一在堂子行礼之后,这才又请回来安放在坤宁宫的,故此意义非凡。

    这一天的朝祭,必定要由六宫之主亲自来行礼。

    原本去年就是婉兮册封为皇贵妃后的第一个正月初二的朝祭,只是去年婉兮大着肚子,皇帝都用人参天天给补着呢,生怕孩子出了什么意外去,这才没有叫婉兮亲自来主持。

    今年便是婉兮第一个正式的大日子。

    坤宁宫家祭,是满人的传统;如果说汉家都用亲蚕礼来确定后宫之主的地位,那么对于大清后宫来说,这主持坤宁宫家祭才是最要紧的典仪去。

    如果说正月初一是属于皇帝的大日子,那正月初二就是婉兮的大日子。

    .

    正月初二一大早,方交寅时{早上4点前后}之前,婉兮身穿皇贵妃礼服,已经带领一众后宫,以及萨满等人,齐集坤宁宫中。

    朝祭所祭之神为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关圣帝君。简称佛、菩萨、关帝。

    其中佛是小塑像,供奉在小亭中,菩萨和关帝为画像。

    吉时到之前,婉兮亲自率领内管领下福晋,将朝祭各神陈列在坤宁宫明间西炕上,然后再将供器,以及果、糕、酒等供品摆放在炕上和炕下去。

    寅正,司祝{大萨满}擎神刀,诵神歌,由三弦、琵琶、拍板及拍掌人来伴奏。

    共诵神歌三次,祷祝九次。

    在这一片神圣的歌声和祷祝声中,婉兮率领六宫,上前向佛、菩萨、关帝行礼。

    然后再撤走佛、菩萨,单独留下关帝一个,婉兮亲自向关帝再进牲。{佛、菩萨吃素,牲是肉}

    此时司俎太监上前,进全黑生猪两只,猪首朝向关帝像,用水灌猪耳。这过程中也同样伴随着萨满们的祷祝和奏乐之声。

    然后就在关帝前杀猪、剥皮、肢解,婉兮系上围裙,亲自到东北角的大锅上去煮肉,将煮熟的福肉供奉在神前。

    这一番仪轨,婉兮在这些年来一直都曾参与,只是,从前那率领六宫行礼的,都是另有其人。

    今日,她终于立在后宫之巅,身为六宫之主,名正言顺率领六宫行此大礼。

    “最妙的是,皇太后没来。”语琴与颖妃低声道,“从前无论是孝贤皇后,还是那拉氏,在正月初二行这大礼的时候儿,都是要奉着皇太后圣驾的。行礼,都是皇太后居首,所有的风光自然都是皇太后的。”

    颖妃也是点头,“皇太后在,皇后也得位居次席,便不是这后宫真正的主人。反倒是如今皇贵妃姐姐才是独自率众行礼,这才是真真正正主掌后宫了。”

    语琴含笑道,“皇上真是有心了。从皇贵妃册封以来,皇上于秋狝木兰之时虽说是奉着皇太后圣驾同去,却是将皇太后给留在避暑山庄,不带着一起去行围了。皇上那会儿的理由,就是说皇太后年岁大了,不能劳累。”

    “没想到便连如今这坤宁宫的朝祭,皇上也用了同样的理由,援引了秋狝的例子,就将皇太后给留在寿康宫里,不叫过来了。”

    颖妃也是忍俊不已,“皇上说的原本没错啊。这天还没亮呢,加之天冷路滑的,皇太后从寿康宫折腾过来干嘛呢?老人家了,就应该多歇歇,早晨多睡个懒觉也好啊。”

    .

    正月里,西南终传来好消息,明瑞已经率军攻克蛮结,“官兵奋勇攻击,连破贼垒十六座,杀贼二千有余”。

    皇帝终于松下一口气来,下旨嘉奖明瑞。

    明瑞原本为承恩公,这是因为他家为孝贤皇后丹阐{娘家}嫡子大宗,承袭而来,与他个人无关。皇帝此次为奖赏明瑞,特单独赏给明瑞公爵,授为“一等诚嘉毅勇公”;原本承袭而来的承恩公,给他弟弟奎林来承袭。

    皇帝还特赏给明瑞黄带子、红宝石顶、四团龙补服。

    得了这个喜信儿,婉兮自也跟着欢喜。

    婉兮知道,皇上心下是窝着一把暗火呢。缅甸终究跟西北平厄鲁特、回部不一样,厄鲁特是蒙古铁骑,噶尔丹为患多年;回部也是善战……可是缅甸不同,缅甸只是撮尔小国,又一向是中国的藩属国,皇帝本以为朝廷大军压境,缅甸自该闻风而降,至少也是不日便可击败。

    却怎么都没想到,这战事竟然拖了几个月过来。

    皇上怒杀几名大臣,都无济于事;偏偏福灵安等数员战将都因瘴气而病倒,甚或死在那遥远的西南边境上了。

    缅甸之战,渐成泥沼,朝廷的铁蹄踏进去,竟拔不出来了。

    如今终于得了好消息去,且是九爷的侄儿明瑞立下这战功去。这便既能解了朝廷之忧,也可多少弥补了九爷家的哀戚去。

    正月里,李朝国王再度遣使表贺万寿、冬至、元旦、三大节,进岁贡方物。进贡给皇后的,自然还是送到婉兮宫中来。

    正月里这般的欢喜,叫人心下都生了错觉去,仿佛明瑞在西南不止是攻克了一个地方,而是已经大获全胜;此时的明瑞不是还在继续征战,而是已经即将班师回朝了一般。

    带着这般的欢喜,正月十五圆明园里的庆贺便格外喜庆。

    因着这股喜庆,婉兮奉着皇太后在同乐园看戏,老太太也是难得的和颜悦色,与婉兮之间更显亲融了些。

    只是婉兮却也发现,皇太后跟前也隐约发生了些变化去:伺候在皇太后跟前的,已经不是永常在,而是明明白白地换成了常贵人和兰贵人两位钮祜禄家的格格去。

    婉兮不由得远远看向永常在一眼,看得见永常在满脸满眼的失意落寞去。

    玉蝉看出婉兮的神色,这便低声回道,“从去年皇上秋狝去,永常在就一直没断了来给主子请安。不过主子那会子顾着四公主,吩咐过不见,便从那以后,奴才们一直将她给挡驾……”

    婉兮点点头,“不见也好。”

    不知是不是留意了婉兮这边的反应,婉兮还没等收回目光来呢,永常在竟直接抬头就给撞上了。

    永常在立即起身,向婉兮这边走过来。

    此时六宫俱在,且都围绕在皇太后跟前,倒叫婉兮没法儿回避。

    永常在终于又走到了婉兮面前来。

    不过婉兮依旧没亲自见永常在,推说要伺候皇太后看戏,分不得神,只吩咐叫玉蝉过去问永常在有何事,由玉蝉转告就好。

    永常在虽说失望,却也小心藏了起来,反倒客客气气与玉蝉将话说完,又从手上撸下一串手珠塞进玉蝉掌心里去。

    玉蝉忙行礼坚辞不受,含笑道,“这都是奴才应当做的,万万不敢受永常在小主儿的赏。”

    玉蝉回到婉兮身边儿,没敢隐瞒,先将永常在送礼的一节说了。

    婉兮点点头,“你做得好。咱们宫里又何尝缺了那些东西去?整个小库房都在你手里呢,你尽管瞧瞧去,看哪个顺眼了,便是你的。”

    玉蝉便笑,“主子……奴才哪儿敢!主子小库房里的东西,哪个不是皇上私下里赏的好东西去,连内务府都不准记档的,奴才哪儿敢要。”

    “要不哪天戴出来显摆,叫皇上给看见了呢,皇上还不将奴才的手给砍了去?”

    婉兮啐了一声儿,“又胡说,血淋淋的。”

    说笑过去,玉蝉这才将永常在的话给转奏了。

    “永常在给的话儿,自然还都是从内务府来的。其一是八公主的园寝……主子猜皇上将八公主给葬在哪儿去了?”

    婉兮挑眉,“还能葬哪儿去?八公主是未厘降的公主,自然要葬在公主园寝里去,跟同样年幼夭折的大公主、二公主,乃至五公主、还有她亲姐姐六公主舜华葬到一处去才是。”

    “可惜却不是。”玉蝉眸子里都是黠光一闪,“若是按着常规葬的,想来永常在就也不来说了:不瞒主子,皇上竟然将八公主给葬进端慧皇太子园寝去了!”

    端慧皇太子园寝,其实就是以永琏为首的一众未成年皇子共有的园寝。可是皇子是皇子,公主是公主,再说前头也不是没有夭折过的公主,皇上却下旨将八公主给葬进未成年皇子们的园寝里去。

    婉兮都是意外,“当真?”

    玉蝉点头,“永常在说,是在皇子园寝里。不过是单独给葬入宝顶东南角的‘天落池’里去了。”

    “永常在的阿玛是总管内务府大臣,她叔叔又曾是东陵那边马栏镇的总兵,这些奉安的保密之处,却是瞒不过他们的。想来,永常在所言不虚。”

    皇家墓葬,一向都是最高级别的秘密,便连后宫都不是谁人都能知道的。因为八公主之死的特别,婉兮也曾有所回避,故此没有特地去向皇上问八公主的葬处。

    婉兮甚至以为,八公主因为已经十一岁了,所以说不定跟她额娘戴佳氏葬到一处,也是可以的。

    婉兮想着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若是如此,或者也算是最合适那孩子的归处去。”

    是公主,却葬在皇子园寝里;却又不入皇子园寝的宝顶,而是单独葬入天落池中……皇上也算用心良苦。

    .

    玉蝉见主子神色之间有些伤感,这便忙话头儿一转。

    “还有第二宗:永常在说,就在去年皇上赏给主子东珠朝珠的时候儿,因主子所用的东珠,都是叫打牲乌拉处的采珠人们现制备的。因他们承应的好,那朝珠做好了给主子用,皇上看得欢喜,这便给采珠人们的份例银子都加了去!”

    婉兮的心也是一振,挑眸望住玉蝉去。

    主仆两个都是心照不宣,相视而笑,却不说话。

    从宫里撵出去到关外打牲乌拉处当差的,有当年那拉氏身边的德格她们;想来打牲乌拉那边,都是收容宫里获罪官女子的去处。

    可是官女子就是官女子,便是发配过去的,也不至于去当采珠人。不过让她们管理些儿就是了。

    皇上因为婉兮朝珠的事儿,赏给采珠人们份例银子去,那自是所有相关之人,都一体能得到恩赏去。

    不管怎样,永常在这回真是给婉兮带来了一个高兴的消息,尤其是这大正月里的,更是叫人加倍欢喜了去。

    婉兮想了想,还是端过手边一碟“五色梅花酥”,递给玉蝉,“赏给永常在去吧。”

    .

    永常在得了皇贵妃赏的克食,兰贵人看得有些不顺眼。

    如今她虽然能和常贵人一起伺候在皇太后身边,取代了永常在去。可是兰贵人自己心下明白,她怕还是沾了人家常贵人的光。要不她十一年前进宫的时候儿,皇太后怎么没给过她这样的恩典去呢?

    故此兰贵人对永常在的防备倒是更甚,她时刻小心叫永常在将她的位置再给抢回去了。

    兰贵人便悄声与常贵人说,“姑妈瞧,那永常在捧着那碟子饽饽可劲儿的显摆呢。真是奴才照应奴才,汉姓女顾着汉姓女啊~~有皇贵妃这么护着,那永常在倒不将咱们两个放在眼里了。”

    常贵人皱了皱眉,“兰猗,别叫我‘姑妈’了。这是在宫里,大家不是都姐妹相称么。”

    她们两个同宗,按着辈分常贵人比兰贵人大一辈。可是兰贵人的年岁却比常贵人大,而且大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差点快十岁了。

    让一个比自己大了快十岁的人管自己叫“姑妈”,那实在有些别扭,且太过显老。

    兰贵人却是不以为意,“姑妈本来就是我姑妈嘛~~难不成要我叫‘妹妹’去?我可真叫不出口啊。“

    常贵人皱眉,“你或者叫我的名儿。”

    兰贵人却笑,“皇太后也是咱们钮祜禄家的格格,你叫我在皇太后跟前直呼你的名儿,那皇太后还不恼了,骂我不顾辈分了去?”

    常贵人见怎么都说不过兰贵人去,有些暗恼,却又不便显露出来,只道,“你又管那永常在作甚呢?她爱怎么样,就随她去好了。”

    .

    少顷茶歇,兰贵人见永常在还在那儿稀罕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吃那梅花酥,像是怎么都吃不完了似的,她这便心底暗暗火起,走过去冷笑道,“永常在这一晃进宫也快五年了吧?有福分在皇太后跟前伺候着,如是得了皇太后的欢心,想必早已经侍寝了不是?”

    永常在面色一变。

    永常在的门第是比不上兰贵人,可是永常在的阿玛的官职却是比兰贵人阿玛高!故此她可以受着常贵人的,也不肯受着兰贵人去。

    永常在便垂首一笑,“我不急~比我早六年进宫的兰贵人都还没侍寝呢,我又急什么?”

    兰贵人冷笑着点头,“我记着当年你是给福贵人一起进宫,一起到皇太后跟前伺候的。人家福贵人进宫半年就晋位为贵人去,可是你却直到如今还是常在……福贵人死了,皇太后跟前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可惜你还是没得宠,没晋位啊。”

    兰贵人在这后宫里也十多年了,永常在的这点子手腕,她虽说没有证据,却也不至于从不怀疑去。

    “闹到后来,连秋狝木兰,皇上都不带你去了。前年没去,去年还没去。如今是乾隆三十三年了,我真好奇今年秋狝时,皇上会不会想起你来了?”

    永常在抬眸冷冷望住兰贵人,“我不随驾又怎样?皇贵妃今年不是也留京了?”

    兰贵人耸肩哂笑,“皇贵妃留下,是为了照料四公主。跟你留在京里闲呆着,能一样么?”

    永常在被戳到了痛处,霍地起身,迎住兰贵人的视线,“随驾去了又怎样,便得宠了么?我怎么没听说皇上在木兰期间,翻过兰贵人你的牌子啊?!”

    兰贵人摁住心中的凄楚,上前一步凑到永常在耳边,“我知道,你阿玛是总管内务府大臣,有本事能替你查到敬事房的底档去。你可以知道我没被翻过牌子,可是你阿玛怎么没告诉你,皇上却翻了我姑妈的牌子去啊?”

    “你说什么?”永常在倒吸一口冷气。

    兰贵人得意地笑,“没错,我虽没得宠,我姑妈却得宠了!皇太后自只会抬举我们钮祜禄家的格格,哪儿会抬举你啊?永常在,便死了那个心吧。”

    .

    此时的后宫,皇贵妃等人都已经年纪大了,永常在自忖在这些年纪还轻的里头,她最大的敌手也就是兰贵人和常贵人了。

    她虽然有这个心理预判,却没想到常贵人竟然当真这样快就得宠了!

    她有些失了冷静,赶忙借故离去,叫观岚立即设法去问她阿玛。

    四格知道女儿这是真急了,这便连火戏都没看好,忙设法打听去年秋狝时候避暑山庄里敬事房的记档。

    当晚设法传话回来给永常在,说的确是查到皇上留常贵人单独用“晚晌”的记录。

    只是这记录是能证明当晚常贵人的确是留宿在皇上的寝宫里了,可是皇上的寝宫不是只一间,而是那么大院套呢,另外还有偏殿和围房,这便不能确定常贵人到底宿在哪里,更不敢确定常贵人已然侍寝了。

    永常在心下有了底,这便冷笑一声,“我明白了,她这是想挑唆我呢!要不是我阿玛在内务府里管事这么多年,什么奥妙门道都清楚,我还真被她给唬住了呢!”

    “她就想让我急,心急之下就记恨皇太后了,然后指不定说出什么、做出什么来,到时候皇太后就彻底烦了我了……在这后宫里啊,就凭我,如果没有皇太后或者皇贵妃,我拿什么跟她们斗去?那自然是她们稳操胜券了。”

    观岚望着永常在,“主子是有好主意了?”

    永常在轻哼一声,“她仗着皇太后,我位分又比她低,我自然治不了她去。不过这后宫里啊,自然有人能治得了她。”

    .

    次日依旧是同乐园看戏,一众常在坐在一处,永常在与禄常在、明常在等几个汉姓常在自是更加热络。

    也因为永常在阿玛官职高,且永常在一向是在皇太后跟前得宠的,故此禄常在、明常在自也十分客气。

    永常在不慌不忙说出了常贵人得宠之事。

    “如今嫔位之上也是空缺,只有容嫔和婉嫔二位娘娘了。瞧着吧,常贵人必定不日就将进封去了。”永常在说着叹了口气,“总归都是她们满洲名门世家的格格们拔尖儿,自没咱们汉姓人什么事儿。”

    .

    这后宫里,已经有些年再没出过什么新鲜的宠妃了。况且皇上已经这个岁数了,对后宫新人的兴致本来已经淡了;况且皇帝注重养生,到了这个年岁就更不肯轻易再耗费精气了去,故此这常贵人忽然得宠的说法,倒叫人有些侧目。

    禄常在没忍住,还是在婉兮面前露了口风去。

    语琴听罢就急了,厉声呵斥禄常在,“你胡说什么呢?去年秋狝,我也在热河,我怎么都没听说?”

    “姐姐自是一颗心都扑在十五阿哥身上啊,便是对这些都顾不上了。”禄常在有些委屈。

    婉兮倒是淡淡垂眸,“语瑟既然已经说了,那便索性一口气说完吧。”

    禄常在咬着嘴唇道:“……皇上宠个新人倒没什么,我就是觉着皇上不该趁着皇贵妃留在京中的时候儿,偷着在热河宠幸了常贵人去。“

    禄常在瞟了婉兮一眼,“从去年回銮到如今,也好几个月去了,皇上是不是还将皇贵妃娘娘蒙在鼓里呢?”

    婉兮眸光流转,抬眸盯住禄常在,“语瑟,我只问你:这消息你从何处得来的?是你亲眼所见,还是旁人告诉你的?”

    去年秋狝,禄常在也随驾去了。倒也有亲眼所见的可能去。

    禄常在红了脸,“……是兰贵人说的。凭兰贵人与常贵人的关系,想来不会有错。”

    语琴将禄常在先撵了去,担心地握住婉兮的手,“语瑟一向有些心气儿高,这便存着醋意罢了。你别拿她的话当回事去。”

    婉兮淡淡垂首,“我问皇上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