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兮这还是头一回在皇上面前女扮男装,况还是个小太监,也有些羞涩。

    抬起头来,尽管头上凉帽的帽檐儿大,可还是禁不住两颊有些热。

    皇帝高高在座上,居高临下看了半晌,却是高高挑了眉:“哟,宫里怎么进了这么个俊俏的小太监,连朕都不知道?”

    婉兮心下叮当一声,忍不住悄然“呸”了一声。

    可是皇帝还是一本正经地问:“你倒被分到哪个宫里伺候?本主儿是谁呀?”

    他是摆明了想玩儿!

    婉兮红了脸,只得讷讷道:“奴才……是御药房的小跟随。本主儿,本主儿……”

    御药房的本主儿是谁呢,总不能说是御药房的首领太监。

    “嗯,说呀,朕等着呢。”

    婉兮说不出来了。

    皇帝这才不慌不忙下了座,走过来立在她面前:“大胆奴儿,又忘了你的本主儿是谁?要朕教你几回?”

    婉兮两耳边直嗡嗡。

    他轻哼一声蹲下来,伸手撩起她耳珠。

    为了扮成太监,她将耳钳都摘了。两边耳垂上没了耳钳的限制,他便直接捻着她的皮肉。

    细滑如珠,叫他忍不住于她耳畔轻喘。

    婉兮羞得紧紧闭上眼。

    他手尤不足,反倒咬下来。

    轻含细弄,他却用矜傲的语声继续与她说话:“奴儿,你的本主儿,是朕。复述一遍。”

    婉兮拗不过他,只得悄然在靴子里勾着脚趾答:“嗯……奴儿的本主儿,是,嗯,皇上……”

    甜美如斯。

    软侬如斯。

    皇帝忍不住重喘一声,伸手揽住她小腰,鼻息凑近她领口去。

    “小太监,你怎这么香啊?”

    婉兮脑袋里又轰地一声。

    心说,旁的小太监都臭的,是吧?那他确定毛团儿这衣裳上就是香的?

    她攥了攥手指答:“回主子,太监身上平素都揣着香饼子;尤其是御前的人,用的香更是内务府特给的。”

    皇帝哼了一声:“那你用的什么香啊?香饼子藏在哪儿了,拿出来给朕瞧瞧。”

    婉兮眼前直发黑。

    她身上哪儿有啊!

    可是他的手却不老实地缠了过来,勾住她小腰,沿着她腰带里里外外地寻。

    “嗯?竟没在这儿?”

    婉兮已被他逗得浑身轻颤,只得求饶:“四爷……别,别逗奴才了。”

    皇帝还没玩儿够,又故意伸了修长的手指来,勾开她领口,故意朝里看……

    幸好她这领口的盘扣还挺紧的,他看不着太多。可是他的目光这么火辣辣落在颈窝处,也已让她如被火炙了。

    “爷……别,别看了。这衣裳是毛团儿的旧衣,不敢冒犯了圣上!”

    看她一本正经紧张的模样,皇帝这才笑了,顺势也坐在地上,与她视线平齐。

    “傻,果然还是摔傻了。你怎就信了这真是毛团儿的旧衣?爷既然给你穿,又岂肯叫毛团儿的衣裳贴着你的身子?”

    婉兮怔住:“那,这……”

    皇帝哼了一声:“也就外袍是他的,其余中衣、里衣皆是爷的!”

    婉兮诧异:“爷的?”

    皇帝笑了,抬手拍拍她帽顶:“爷也年幼过,你忘了?你穿的是爷十一岁时的衣裳!”

    婉兮愣了愣,随即垂首看向自己。

    她的身子,被他的衣裳缠裹住,细密相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