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爷在听完钟家小姐的故事后,手指在桌面不停轻敲,面露思索之色。
  
      金媒人在不动声色中,大吃一惊:黄sr居然有反应啦?
  
      原本她是准备收工的察言观色早就修炼到级别的媒婆,在推介后期就已经看出来黄老爷的不耐烦。谁曾想临了虚应故事的这么一说,黄老爷貌似还真对钟家这位上了心?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底捞月?钟家这位业内有名的饮水机看守员,今天有机会在垃圾时间上场?金媒人一边紧张地回顾方才说过的钟家言语,试图推断出黄老爷的关注点,一边运足目力,紧盯黄老爷面部,一丝表情都不放过。
  
      好在没过多少时间,黄老爷自己就揭开了答案:“钟大人做过南京国子监司业?定是在哪里听过,耳熟,来人啊,拿绅录来。”
  
      缙绅录就是古代士绅名录,由书商公开发行,后世叫领导简历。
  
      未及,吴管家从小厮手中接过一本最新版的缙绅录,然后亲自翻找,很快就翻出其中一页,递给老爷。
  
      “嗯,嗯,果不其然。”黄老爷一边翻看缙绅录,一边连连点头,仿佛看到了什么令自己极其满意的地方事实上某人这时比媒婆还急,他正在拼命转动大脑,寻找着钟老爷与众不同的地方。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黄志诚翻了几眼缙绅录后,“嗯,果不其然,钟前辈正是那位正德名臣之后”
  
      金媒人此刻全身发抖,她虽然不知道黄老爷看上了钟家先人的哪一点,但她有强烈预感:自己就要在媒妁界放个大卫星出来了!从此将阎马二贱压在身下!
  
      “富不过三代,似钟前辈这般,百余年家门不坠,正是我辈楷模,唉,也不知我这等平常人家,有无机会请益一二。”黄志诚这边生怕金媒人听不懂,貌似自言自语又感叹一番。
  
      “这是要寻个篱笆儿扎得紧,持家有道的!”金媒人要是再听不懂黄老爷的意思,她就不是媒婆了。瞬间在脑子里把之前推介过的几户人家过一遍,发现如果不论质量,单论家族延续的年代,还真没有比得过钟家的。
  
      这一刻,妇人懂了。
  
      “哎呦呦,好我地孝廉公!”只见金媒人这时一拍双手,从圆凳上跳将起来:“那钟府真真是陈年老户,杭州城里打听”
  
      某人一边微笑着听媒婆即兴发挥,一边长叹一口气:可算是把这媒人套路进来了。
  
      黄平黄孝廉的续弦大计就这样一波三折般定将下来。从门第上讲,黄举人府略配不上钟进士府。但是从其他方面来说,黄举人的条件远远超出,毕竟钟家小姐先天条件不足,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门当户对了啦。
  
      媒婆界从此也多出了一个经典案例:金媒人如何慧眼识别客户,如何巧言,如何转移客户注意力总之,一个如何把皮鞋卖给黑叔叔的明代版励志故事,就这样被编撰了出来,在媒婆界口口流传,经典不息。
  
      目送着金媒人急匆匆赶去钟府提亲,黄志诚此刻坐在花厅上,不禁苦笑着摇摇头:看来生怕夜长梦多的人,不止是自己啊!
  
      扭过头吩咐几句管家,让他从今天开始准备婚事,并且配合媒人走婚前程序“六礼”,安排完琐事后,老爷起声摆驾,吩咐回“小书房”。
  
      黄府有三个书房。大书房,内书房,还有小书房。
  
      大书房用来见一些亲近客人,内书房用来静心,至于小书房建成后还未曾有下人进去过,包括管家在内。
  
      小书房是黄府新装修时候建的,位置在主宅侧后方,孤零零一所小院子周围几个方格都是内宅重点区域,24小时都有护院巡守。
  
      院子里空荡荡,无花无树,只有一条小石径通往书房,其余部分都薄薄铺着一层细沙如果有人翻墙,那么必定会在地上留下足迹。
  
      如果贼人打算用古代最普遍的“揭瓦吊索”方式进屋,他会发现这间不起眼的小屋,青瓦下居然有密集的椽条,每根都有小腿粗好吧,请回去拿锯子先。
  
      如果贼人打算破窗而入,那么看上去不起眼的窗棂,会震断他的双手铁木做的。另外,窗户后方还有一道卡扣,所以电视剧中常见的薄刃撬窗,也不起作用。
  
      到了这个地步,有手艺的朋友大概还不会死心,会撬一撬门上那把锁。然后他很快就会发现锁眼不对头,咋是四棱的?还有锁子上那几个“上海三环”的小字是啥意思?
  
      黄老爷掏出钥匙,打开小书房的院门,沿着小道径直往里走去。身后跟着的两个小厮默契停脚,留在院门口,进门后,他开始打扫屋子,完事后坐下来闭眼思考了一会。
  
      小书房的陈设其实很简单,书橱,线装书,书桌,笔墨纸砚,唯独有点奇怪的,是书桌下方摆放的一个松木纹小柜。
  
      不过,当黄老爷想完事,俯身打开柜门的时候,一切就清楚了:这是个保险柜。
  
      保险柜里有一套通讯设备,一把小巧的德国产7型手枪和配件,一个急救包,再就是一些房契文书,几根金条,一点珠宝首饰。每隔一段时间,赵六这个宅子里唯一的自己人,就会跑一趟塘庄,从那里带回替换的蓄电池。
  
      黄平这时轻轻转动密码盘打开柜门,先取出手枪盒,按照当时在塘庄接受的培训,开始不紧不慢的擦起枪来。
  
      擦完枪后,看看柜子里的劳力士表,刚好是下午六点整,于是他取出迷你车载电台,打开后用手咪呼叫起来。
  
      今天运气不错,位于塘庄和摩云观里的两部电台主人都在,于是“儒释道”三人就在这17世纪的杭州城内外,开了一场简短的短波通讯会。
  
      黄平除了报告自己选老婆这件事之外,还通知鲁成给他弄一两个“族老”过来:婚前手续需要长辈出面。人选嘛,要求不高,年高耳背,头脑糊涂,只管咧着没牙的嘴笑呵呵的那种就好。
  
      开完短会后,间谍黄某人收拾好器材,检查完窗棂,施施然锁门,继续做他的大老爷去也
  
      今天有点事,字数少点^^
  
      7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