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需要的无人机,自然不会是大疆这种民用品牌。
  大疆最好的型号,遥控距离是7公里,滞空时间是半小时。这个性能在民用领域已经足够足够,半小时可以把沙滩上的大胸妹子全部找出来,然后再高清悬停拍摄一轮;7公里遥控距离,能保证拍完跑路,条子找不到你。
  然而穿越众需要的,是侦查半径200公里,滞空时间3小时以上,能在3000米高空用合成孔径雷达精确拍照的军用无人机。
  这种机身起码在2米以上的固定翼中型无人机,和篮球一样大的折叠民用款完全是两个概念。
  按照剿总司令韩小波给出的性能要求:从大员岛起飞的无人机,未来必须要能前出到海峡中线,至少也要在澎湖列岛一线,完成侦查敌方来袭舰队的任务后,再顺利返航,才能达到要求。
  至于说侦查30里外的麻豆社土人,这都是顺带的,小意思,湿湿碎,根本不值一提。
  ......
  就在夏先泽准备套问这帮趁火打劫的军头,无人机到底需要多少进口配额的时候,旁边曹董笑着摆摆手:“别问了,一箱不够,要一箱半才成。”
  钢筋水泥曹川不懂,那是因为这类货物影响不到他的安全。但是容易引来一些强力部门目光的武器军火,他要是这么长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那早就完蛋啦。
  “我能安全买到的,只能是阉割版,应该跑不脱兔子或者以色列的出口型号。这种弱鸡版不能用来对抗大流氓,因为它没有电子对抗和抗电磁干扰能力,机体结构也是限死的,不能用于改装武器系统。”
  “不过正好。”曹川说到这里自嘲的摇摇头:“郑芝龙同样不懂电磁干扰。”
  “嗯,两套机身,陆海军共用,一套电子天线,一套数据链收发系统,还有一些备用电池,安装工具......嗯,一箱半就差不多。”说到这里,曹川有点幸灾乐祸:“还需要一条光滑的土路,300米吧,尽量宽松一点。”
  “嘶......”夏先泽听完这些条件,牙都酸了起来。狠狠瞪一眼那帮一脸无辜像的军人们,没好气的说道:“有反对意见的赶紧提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啊。”
  ......
  持续整整一天的1628新年扩大会议,到了月上枝头的时候,才终于结束。
  开建皇城,开建造船厂,开始准备清乡,这三个项目将未来一段时间所有的人力和物资吞吃一空。
  然而这些都是必需的。势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进行扩张,未来无论是晒盐还是开垦农田,穿越众再也不能靠着几杆AK镇住场子,所以大规模的清乡势在必行。
  造船厂和皇城都是不得不开工的项目,一个是急需,另一个是政治需要,根本没得选。
  ......
  新年会议开毕后的第三天,新港社土著大型代表团来到赤崁新区。代表团一共有150余人,不论男女,全部穿着土布上衣和七分裤,草鞋。
  作为最早臣服穿越势力的土著部落,新港和大目降这两个社的人民,已经在文明和同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成为穿越众改造土著的一种测试样板:新附民。
  24年前,儒生陈第因为台风流落台湾一年,回到福建老家后,他写出了有史以来第一篇,详细记录台南平原土著生活的文字性资料:《东番记》。
  “冬夏不衣,妇女结草裙,微蔽下体而已。”这句话不用解释,大家都懂。
  “漳,泉之惠民......间遗之故衣,喜藏之,或见华人一着,旋复脱去,得布亦藏之。”这句什么意思呢:福建商人遗落下的旧衣服,被土人欢喜的收藏起来,只有见面的时候穿一穿,交易来的布匹也被收藏起来。
  ......你看,土人一样有羞耻这个概念,只是贫穷的生活限制了他们裹住蛋蛋地努力而已。
  自从投靠大员新来的黄种人势力后,新港社和大目降社的新附民,迎来一种和荷兰人完全不同的统治方式。
  首先是政策性扶持:相比其他部落,他们用同一张鹿皮能换到更多的东西,尤其是成衣——摩云观牌的月白色成衣。在这个基础上,新附民们又体验到另一种刚猛的政策:“发”。
  发什么?草鞋,七分裤,澡票,理头票......
  总之,凡是能改变一个野人形象的物品和服务,统统发了两轮,同志们在迷茫和幸福中初次体验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优越性。
  接下来就该体验大家庭的残酷了,老爷们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凡是继续露着蛋鸟朝天的,一次训诫,二次就被绑走扔给伐木区的监工,三个月后看你还喜欢露鸟不!
  没用多久,在这种胡萝卜加大棒,半行政半鼓励的推动下,新附民村落里的人,在欣喜和无助交织中,被迫接受了强加到头上的一切:他们学会了日常穿衣出门,学会了去窑区的澡堂洗澡,学会了理头。
  最重要的是,他们学会了出售劳动力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新附民一开始被窑区工地上征走时,也是很不情愿的。但是没办法,既然部落已经表示臣服,那么和当初荷兰人征劳役时一样,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事情很快就变得大条起来:因为每过7天,那些去工地干活的人,在吃饱喝足之余,下班后还能给家里背一些杂货回来。
  细竹筒装的盐巴,几双草鞋,一套漂亮的靛蓝衣,一只更漂亮的红釉花卉纹大碗......
  有很多战士看着眼红,随后也加入了工地劳工队——反正自窑区基地喷出滚滚黑烟的那一天起,新港溪北岸的强势部族再也没有跑来猎头——新附民们突然发现,千百年来困扰着部族最大的安全问题,已经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杀器:还处于原始公社形态下的土著村落,就像当年被货轮上的工业品冲垮的封建王国一样,从根子上遭到了破坏。
  土著的母系社会继承制,完全没有能力解决这种突然冒出来的大笔资源,没过多久,贫富迅速拉大的村落里矛盾就开始显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