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通听到这里,起身踱步,其他人也不说话,大堂里静悄悄的,只有来回踱步的声音。
  过了一会,周通停下脚,坐回椅子,脸色阴沉,大声说道:“白守户大约是服了春药,两个月前才拼过一场,现如今又来挑事。嗯,不管这杂碎打的什么算盘,先把场子找回来再说,死掉两个弟兄,再不能善了。”
  说到这里,周通眼神凌厉许多,扭头看向陈火丁,后者猛的站起来:“我这就带人下山,定叫那群杂碎好看!”
  周通正色道:“你听好,先带四十人下山,在横塘坐稳,把风的都放远,这几日看到白庄人就宰,但不可过界,小心被打埋伏。余下的人给我留着守山,过两日再派人给你,还有,先生带来的海盐担去两袋,几十人吃喝,耗费不小。”
  陈火丁一抱拳:“知道了。”
  周通又看向褚见利:“分派人去山后报信,都出些人来守山,稻米野味挑来换盐。”
  褚见利也起身抱拳应是,周通又看向吕问道:“账房这就开仓支应盐米,得空再去瞧瞧伤号,尸首我亲自带人收殓。”
  周通分派完毕,几个人纷纷出门办事,曹川这会胃里稍稍压住一点,站起来对周通拱拱手:“寨中既然有事,贫道留在这里也是添乱,这就去做功课。”
  周通也没指望曹川能帮什么忙,请他来旁听也是出于礼貌,眼下有事,说几句客气话就告辞。
  曹川跟在后面走出去,门前已经乱成一团,喊人的,做战前动员的,一片热闹,低头绕过那两具尸体,某人默默的往自家小屋走去。
  离着山顶屋子还有二十米,胃里终于开始造反,曹川抱住颗小树就开始狂吐。好在这会人都在山下,也不用顾忌什么,完事后感觉舒服许多,摇摇晃晃进屋,舀瓢水漱漱口,一头倒在床上。
  就在中午之前,他还处在一种志得意满的状态中。套用一句台词:不用多久,卖石发家,当上总瓢把子,出任总设计师,指引迷途匪类,走向人生巅峰......事实上曹总这两天的确很激动。
  万万没想到,宏图大业还没开张,就被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给熏吐了。
  广阔天地,毫无顾忌,想砍哪一个就砍哪一个,从这一刻开始,曹川才算真正接触到这方世界的真实一面。
  “还是把这大明朝想得太简单。”身体不舒服,头脑反而清醒许多,今天这事一刺激,他才意识到,要想在这大明朝当土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有一个之前没太在意,其实很重要的枪杆子问题需要优先解决。
  翻来覆去的乱想一通,迷迷糊糊就昏睡过去,等他醒来,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五点,起床后感觉舒服许多,就是胃里还有点隐隐的刺痛。
  想想也好笑,自己当初在片场,哪一部戏不死个几回?结果今天一遇到真尸就跪了,这算是报应吧?
  打开房门,吹着清爽的山风,吸了口新鲜空气,在门前张望一会,对着脚下不远处的小竹屋大喝一声:“赵四!”
  赵四闻声跑出来,看到曹川站在高处等他,笑嘻嘻几步蹿上来,装模作样叉了叉手:“先生有吩咐?”
  曹川嗯一声问道:“几位当家都在做什么?”
  “大爷和三爷在山后埋人,账房在给伤号熬药。”
  曹川点点头,既然人家都忙着,还是不去打扰为妙。
  但这会他又发现自己无事可干,于是让赵四带着他满山转悠一圈,熟悉熟悉地形,看看天色发暗,这才打算回房。赵四扭头要去灶房给他打饭,被他拉住叮嘱一句“今日有些积食,想吃些清淡的,素菜清粥就好......”
  晚上没娱乐,所以睡的早,呼呼一夜过去,清早喊赵四上来一问,得知周通等人都在巡山派哨,曹川也就没去打扰,直到午后,才在青石台见到周通和褚见利二人。
  褚见利看到他貌似有点拘谨,怕是这会才搞清楚他的来头,曹川笑一笑也没管他,直接问起周通这白庄是怎么一回事,没事居然跑来砍人。
  周通说讲起来话长,既然先生想听,那今日就给先生讲一番古。
  从屏风寨下山往东三十余里,就是白庄,位置就卡在屏风寨和临安县城中间。白庄的头领叫白守户,一伙人专做江湖上的无本买卖,方圆百里内,这白庄算是头号祸害。
  看着曹川微微翘起来的嘴角,周通明白曹川的意思,你一个山匪头目好意思说别人是祸害嘛......
  周通呵呵一笑,扭头让三掌柜给曹川继续解释。
  褚见利看起来像个商人,这说起话来就是个商人,言辞便给,一番介绍下来,曹川算是了解了一番左近时局。
  这白家庄子传到白守户手中也有好几代人,之前和这附近的土棍老财没什么区别,招佃收租,偶尔坑害个把过路客商,捞笔外快,比起前些年的屏风寨来,白庄算的上是温良人家。
  谁知道天公不作美,这些年连发大水,水灾过后又是旱灾,浙西是山区,山洪一过,山田损毁,佃户也有被冲走的,连年如此,白庄算是每况愈下。
  祸不单行,几年前白家又遭了疫病,白老爷夫妻病亡,长子白守户二十八岁上接手家业,次子也病亡,三子白守业随后就不知所踪。
  这白董事长上任后,痛定思痛,当下里决定转变营业方向,实业不好做,就改行做渠道,简单的说,就是那点薄田都弃掉,大伙去当车匪路霸。
  白家庄临近官道,地理位置好,白董事长转行后,招揽亡命,遣散佃户,联络各处小型绿林企业,设卡绑票,强买强卖,无本生意做的飞起,短短几年间,转型成功,白家庄一跃成为拥有百多名业务骨干,七八位通缉级专家的地方知名收费站。
  讽刺的是,原本的老牌收费站屏风寨,这几年在周通当家后也转型成功,变成以出口山茶药材笋干为主的土产加工企业......
  这局面一下子倒转过来,白家匪帮这几年劫商旅,绑肉票,贩私盐,频频在周边路段作案,一时间风头无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