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眼号带领的船队,南行到北纬23度的位置后,开始转帆折往东面,没过多久,就看到了台南海岸。
  午后时分,船队已经来到大员外海,和往日不同,此刻的大员外海,多了一艘西式软帆船,这艘船没有进港,就停在外海。狗眼号的船长王博,拿起信号已经变强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很快他就搞清楚情况,然后他下令保持警戒,船队从西式船的外侧绕过,缓缓进港。
  站在狗眼号艉楼顶部加装的机枪巢里,身材瘦高,脸型消瘦,渔政出身的穿越客王博,拿着望远镜细细观望。
  镜头前缓缓出现的,是一艘三桅亚哈特船——荷兰人嘴里的“快艇”。这艘船长大约25米,排水量应该在250吨左右,比海军俘获的那艘“乘风”号要大两圈。船甲板上此刻挤满了各种发色的水手,不过红发的低地人种还是居多,大约占了一半左右。
  四门铜炮的炮口从舷窗露出了头,从王博的8倍蔡司镜中,能清楚地看到12磅和8磅各有两门。
  看着船桅上悬挂的红白蓝三色VOC(荷兰东印度公司简称)旗帜,王博此时一脸冷笑,等到双方在相距300米的距离的缓缓擦身而过后,王博扭头进了船舱。
  大员港一片嘈杂,沙船队进港后开始卸人货。杨二从底舱爬出来,挤在甲板上的人群里使劲往四面张望。他看到蓝绿相间的大片泄湖,看到由远而近的一块块黄色沙洲,看到码头边近在咫尺的褐色城池,然后,他就看到了城池角堡上的卫方丈......
  无论是当初袒胸露腹披着袈裟提着酒葫芦,还是今天迷彩背心迷彩长裤丛林战靴,卫方丈永远是最引人瞩目的一个,不论他站在哪里。
  1米93的身高,剔着板寸,满脸横肉,粗短的脖子像是额外焊上去了几根钢筋,强悍的胸大肌将背心撑出深深的轮廓,巨大的上臂肌群鼓胀着,胳膊比大腿粗这句话,在卫远这里绝不是笑话。
  站在商馆东南角“观景台”上,鹤立鸡群,正在和韩小波他们指点江山的卫远,第一时间就被爬上甲板的杨二认了出来。杨二当即捂住脸上的胎记,腿一弯,脖子一缩,从人堆里消失不见。
  杨二见到卫远,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
  当初在摩云观的时候,杨二就对卫方丈怕得要死。按理说杨二应该对方丈感激才对:吃喝不愁,分派的差事也轻松,见面就夸他机灵。然而从小就历尽磨难,深谙江湖险恶的小贼杨二,本能就觉得被方丈看中不是什么好路数。
  起初杨二以为自家会被**——杭州城里的秃驴都是这么干小沙弥的。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卫方丈看杨二,大约是老匠看到好料的那种味道,方丈不止一次对杨二说过:“瞧你这机灵劲,等到地方了调教调教,就是一把好手。”
  ......杨二这下更加恐惧:这是要裹胁自己入伙,干那刀头舔血的勾当啊!要知道,卫方丈身上不止有横肉,还有伤疤,绿林中厮杀搏命的勾当大约才是方丈的本行,杨二只是个靠着滑不留手在杭州城混生活的小贼,他没有方丈的胆气,也没有方丈的身板去和人玩命。
  所以自打进了摩云观以后,杨二每天就像耗子一样躲着卫方丈,好在卫方丈没几个月后,就夜半消失,杨二被新任的方丈打发去做草鞋,这反而让他安心下来。
  这次出海以后,杨二心里隐隐就有着不安的预感,果不其然,今天船一到港,杨二就看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万幸的是眼下甲板上全是和杨二相同打扮的人,所以只要捂住脸上醒目的胎记,卫方丈准定是认不出他的。
  船上的人很快就排着队从跳板上走下来,杨二低着头,捂着脸,随着队伍来到城墙下方。早已被棍棒训练到位,整齐排成几列横排的劳工队伍,被喝令坐地休息。
  坐在城堡下方,杨二这时反而松了口气:头顶炮台上的卫方丈看不到墙根下面的自己。他背靠着城墙,放松下来,舒缓地看着那些和他穿同样衣服的人,从沙船卸下一包包的货物;还有几条小船在面前的大湖里来回摆渡,新到的船客被一船船送到对岸。
  对岸大概就是今后他打草鞋的地方了,杨二心里很清楚,自家不是读书的料子,迟早会被发配去打草鞋。姜兄弟也不可能再天天见到,他们俩本不是一路人:姜兄弟是和那两位秀才公一行早早下船的,摩云观首任传法大师,普渡大和尚就在码头亲自迎候,唉,姜兄弟此刻大约是在啃蹄膀吧,他可是大和尚的亲传弟子......
  杨二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靠在墙根上晒太阳的时候,头顶上也有关于他的一段对话在发生。
  “我以为老夏这辈子不会批准咱们召新兵呢,看来是吃错药了,今天咋就同意啦?”卫远摸着下巴,一边看着脚下那些新来的劳工,一边带着点不屑说到。
  “打下商馆惹毛荷兰人,给本子卖丝惹毛老郑,”白胖的王晓辉一边拿着望远镜在四处乱看,一边撇着嘴说道:“你真以为他不知道风险?无非是玩手段打压军队,切,太LOW。”
  “好了好了,牢骚发几句就行了,前段时间不是要急中力量给窑区点火嘛,现在这不是人手富余下来嘛......要有大局观念......”韩小波笑呵呵的开始打圆场。
  “打住,打住,老革命!”卫远最听不得这个,干脆利索地问道:“怎么个征兵法?”
  “随便挑。”韩小波肯定的点点头:“无论之前是什么岗位,咱们点名就算,先召30个学员,这个要慎重,注意宁缺毋滥。”
  “海军那些学员咱们代训吗?”一旁王晓辉扭头问到。
  “之前那波海军自己训,今后海军再有新征的兵都由咱们统一代训。”
  “我呸!这尼玛的还不信老子,最看不惯这帮假正经,打个炮都要先修一遍鸟毛!”王晓辉破口大骂。
  卫远倒没有那么多牢骚,他此时的注意力已经转到脚下那些等船的新人头上:“这次我来挑人,还好机灵的没被海军挑完......”卫远嘿嘿笑着说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