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霜林如锦,西风上杪。
  夜色层层叠叠下来,压在枝头,叶长光更长。
  幽狼妖王吩咐侍候的侍女将喝得醉醺醺的从江扶下去休息,他站起身,推开窗,飒飒的风吹进来,吹散酒意,耳目一清。
  窗外,乔松沉郁,老鹤剔翎。
  时不时的鸟鸣,清唳传来。
  金羽人逢喜事精神爽,举着青铜酒樽,千杯不醉,大声道,“幽狼,本大王想好了,就请敖大王当主婚人。”
  “请蛟天王,”
  幽狼妖王听了,踱着步子,目光幽幽,有一种思考,他综合自己得到的信息,道,“从水域传来的信儿,白著王派人接触过狐王,结果吃了闭门羹,正秣兵厉马,准备军备。”
  妖王转过身,想了想,道,“水中的老妖们都不是善茬,不会善罢甘休,请蛟天王出动,既可以让其他人看一看蛟天王对大王你的看重,收拢玉香洞的心,而且可震慑周围势力,一举数得。”
  金羽对自家军师非常信任,他将樽中酒一饮而尽,用袖子随意擦了擦,道,“那就劳军师暂时留守洞府,我前往黑云谷,亲自请敖大王。”
  “嗯。”
  幽狼妖王点点头,笑道,“大王大婚,也是我们金羽洞府上下的大喜事,趁着这段时间,我正好令他们好好准备一下,”
  海底,有水宫。
  曲珠垂挂,阶下金玉。
  两侧竹荫如雨,烟霞重重。
  不知百十的蚌女贝女,彩裙宝衣,翩翩起舞。
  白著王头戴金冠,身披日月法衣,额头有角,似是鹿角,枝枝丫丫,丫丫叉叉,高有三四尺,金灿灿的,非常耀眼,照耀四下。
  真正海底大妖,看着场中舞蹈,不时打着拍子。
  比起北俱芦洲的妖魔,水中的大妖们深受龙宫影响,礼仪制度,不在一个层次上,一举一动间,很有章法。
  正在此时,陈宏道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后,展袖入座。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待歌舞晚了,白著王挥挥手,让侍女们退下,然后看向陈宏道,问道,“怎么样了?”
  陈宏道面色不好看,恨恨地道,“我派人在玉香洞附近观察,最近这段日子,确实是在操办婚礼,喜气洋洋的,玉香狐王这个狐狸精眼巴巴就等着嫁给金羽那鸟毛了。”
  “也是正常。”
  白著王站起身来,高有丈二,雄壮巍峨,道,“以前玉香狐王能够维持玉香洞,主要是我们诸多势力相互牵扯,给她空间,现在敖不群要打破平衡了,她再不识时务,就是玉石俱焚的结局。”
  “真可惜了啊,”
  白著王摇头晃脑,声音像是唱歌一样。
  陈宏道竖起耳朵,难道是没有想到对方这么果决?
  “可惜玉香狐王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要偏移金羽那个粗鲁汉子。”
  白著王走来走去,叹息连连,道,“早知道的话,我就将她收入房内,香狐一族体香浸人,是床笫间最好玩伴,给人无尽快乐,我还没有体会过。”
  “我,”
  陈宏道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这白著王不亏拥有龙族血脉,其他不说,好美色的程度是一脉相传。
  白著王说完之后,敛去笑容,整个人沉静,一种不同于一般的水底大妖的气质展现出来,道,“北海龙宫可有什么话?”
  陈宏道确实是出身北海龙宫,真正的嫡系,负责白著王与北海龙宫间的沟通联系,他自那日从玉香洞回来后就联系过北海龙宫,只是得到的内容让他无奈,面对白著王问话,答道,“不会直接干涉,其他照旧。”
  白著王没有意外,抬起头,看向玉香洞方向,声音不大,“这样的话,恐怕难以阻挡了。”
  “我们就这么干看着?”
  陈宏道年轻气盛,并出身于北海龙宫,对于北俱芦洲的妖怪,特别黑云谷的敖不群扩张,非常不满。
  “再看一看。”
  白著王眸光深深,重新坐下,面上再次露出笑容,击掌打着拍子,一声接一声,一下接一下,很有节奏,道,“先赢不算赢,我们慢慢来。”
  玉香洞。
  壁上挂莲花灯,松竹上扯彩带,地上铺丹毡。
  四下花开,红红火火,火火红红。
  烟霞,丹香,玄音。
  看在眼中,就有一种欢快吉祥。
  来来往往的狐族少女们,薄裙轻衣,妖娆多姿。
  从江妖王从金羽山回来,见到这一幕,暗暗惊讶,自家这新大王还不知道具体结果就这么大张旗鼓,是有别的打算,还是胸有成竹?
  玉香狐王自月亮门中迎出来,低声问道,“怎么样?”
  “顺利。”
  “随我去见大王。”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洞府深处,正看到他们新大王九首微微昂头,翎羽展开,寸寸赤金,闪耀赤彩,火炬一般燃烧。
  来到跟前,才能感应到那一种铺天盖地的凶戾妖威。
  “气机隐匿,不见踪影。”
  从江妖王暗自思量,自他观察来看,周围妖王所在,无不是妖气纵横冲霄,异象贯空,难以遮掩,而像眼前九首妖王一般的,寥寥无几,“难道是天赋神通?”
  “黑云谷那一条蛟龙会出面的。”
  李元丰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直接开口说话。
  “是。”
  “果不其然。”
  李元丰早有预料,目中有智慧的光,道,“黑云谷的那条蛟龙,这么久了,该活动活动了。”
  “大王,”
  从江妖王心里有疑惑,想了想,问道,“那位蛟天王当年出世,确实是霸道强势,打得周围妖王纷纷而逃,但这几年隐在黑云谷中很少外出,为何突然动作频频?”
  从江妖王皱着眉头,道,“原本支持金羽老贼进犯玉香洞,打破区域平衡,就让人惊讶,突如其来,现在堂堂皇皇来玉香洞,更是锋芒毕露。”
  “行事风格变化很大。”
  “这个啊,”
  李元丰对此看得清楚,他笑了笑,八只眼睛转动,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道,“原因很简单,那条蛟龙实力涨了,野心大了,就不甘寂寞了。”
  李元丰曾经在黑云谷附近徘徊过,对此心知肚明,他还有一段话没有对两个手下说出来,敖不群已经感受到吸收相柳精血的好处,要扩大势力范围和地盘,寻找更多线索。
  “只要你能够从老巢出来,”
  李元丰四只头颅攒在一起,摇摇摆摆,相柳精血,他势在必得。
  “好了,”
  李元丰不管眼前两人是否听懂,大翅一展,道,“敖不群远来是客,我们得好好招待一番。”
  招待一番,四个字,咬得很重。
  布好罗网,待猎物来。
  他这一次,要给敖不群一个大大的惊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