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丰现出鬼车真身,翎羽抖开,九首向空,十八道目光盯着上方,看到大片大片的黑云,云气沉下来,似是湖光,浩浩荡荡,不见崖岸,雷霆出没于其中,灿白盈空。
  
  初始之时,阴云中声音细微,若窃窃私语,须臾后,嘈嘈切切,到最后,声音大作,轰若击毂,雷光如索而曳,垂落下来,不计其数的雷霆神灵踏着光和电,拨开云气,蜂拥出来,千乘万骑,肉翅排空,不可阻挡。
  
  它们扬起手中千姿百态的雷霆法器,或锥,或锤,或斧头,或皮鼓,等等等等,呼为雷蛇,啸则刀剑,要将这一片天地淹没。
  
  “最后一波。”
  
  李元丰眸子中惨绿色吓人,透着一种洞彻,他知道,九凤已陨落,其意志不可能有智慧,不可能追着自己不放。
  
  世界运转,在于规则。
  
  小势偏向,大势不改!
  
  “破!”
  
  李元丰仰天长啸,鬼车真身舒展开,自鸟首,到脖颈,到腹部,再到利爪,每一个部位,妖力流转,玄玄如意的神通开始,弥漫着光。
  
  正如前文提到过,李元丰来到九凤世界,因此世界乃九凤所化,自有规则,和外面的宇宙不一样,表现在时空上,更是让人陌生。
  
  对规则陌生,对时空隔阂,失去这两个,按照修炼界的评判的话,李元丰最多真仙层次,也就是天妖道中的万化境。
  
  但境界是境界,真论起战斗力来讲,只凭千锤百炼的鬼车真身,天仙的力量都能够轻而易举拒之于外。
  
  眼前的雷霆确实厉害,可实际上不涉及时空道理,只蕴含最为纯粹的毁灭力量,连见招拆招都不用,硬抗就是。
  
  对于鬼车真身的抗击打能力,以及自身匪夷所思的恢复力生命力,李元丰有着自信!
  
  可在这个时候,局面突变。
  
  不知何时,眼前的时空若珠帘般卷起,层层向上,轻巧巧的,挂在弯钩上,一点灵光乍现,刹那间,吞吐气机暴涨,化为一面大旗。
  
  大旗旗杆笔直,青纹缠绕,如龙蛇蟠,旗面上莲花朵朵盛开,层层叠叠,叠叠层层,每朵莲花跳跃着素白的色彩,大旗一摇,日月星辰隐去,对面不见人,捉白不见黑。
  
  宝旗出,纯粹的力量当然比不上雷霆,可此宝却能够调动天地规则,特别是在空间规则上,表现在折叠扭曲。
  
  “乾坤幡,”
  
  李元丰十八只眼睛中爆发出光,看到宝旗上的花纹,那种天然的纹理,和此世界的运行天然吻合,是此世界开辟中诞生的法宝。
  
  这样的宝贝,在本质上自然无法跟诸天万界宇宙开辟时候产生的大名鼎鼎的先天灵宝,比如天地玄黄塔,比如太极图,比如诛仙剑,比如先天五色旗,等等等等,相比的,可在这个九凤世界中,就是先天灵宝,一卷一舒,引动天地之力。
  
  面对这样的力量,李元丰神情阴沉,宝旗展开后,他身前的空间蓦然崩塌,导致鬼车真身自腹部以下被折叠扭曲到别的空间中,自己的垂翼双翅展开,九首努力伸在外面。
  
  乍一看,这个样子,就跟人落水后,手脚被缠住,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水上面,苟延残喘,非常狼狈。
  
  这就是空间造诣上的降维打击,来的措不及防。
  
  妖庭中。
  
  自莲花宝灯中冒出星火,激荡上升,团团簇簇,鹳翔空中,徘徊不下,照亮周匝,氤氲出一种清幽的光泽。
  
  殿中诸人本来看到突如其来的宝幡就是一惊,如今被灯光一照,神情莫名,有的沉吟,有的愤怒,有的平静。
  
  半响,明熙率先开口,打破了场中的平静,她看向妖皇,美丽的眸子中烟水弥漫,道:“乾坤幡,刚才出手的人就是偷袭你,打伤你的那个女冠?”
  
  “会是她。”
  
  妖皇略显苍白的脸色挂着少许嘲讽,道:“她手中法宝不少,乾坤幡只是一个,可能够调动天地之力,颠倒时空,威能不小。”
  
  妖皇再次抬起头,在他眼中,鬼车真身是落水后无力的挣扎,任凭怎么办,因为不会水,只会有淹死一个结果,不会有其他的。
  
  妖皇看得出来,鬼车的妖身强大无匹,不惧雷霆,可刚刚化形,对于规则和时空满头雾水,乾坤幡一落,正好打在他的软肋上。
  
  这样的眼光,这样的手段,真的可怕。
  
  “她是谁?”
  
  对于妖皇的受伤,妖皇讳莫如深,很少提到,以前鹋佩不愿意问,现在这个样子,也没顾忌了,所以她就问出口。
  
  在她的印象中,好像没有这一号人啊。
  
  “她可是鼎鼎有名,”
  
  明熙哼了一声,她鬓发垂下,半挡住眸中的愤恨之色,道:“她化身不少,什么天台女冠,紫云夫人,凤来元君,等等等等,当然了,很多炼气士称她为道师。”
  
  “道师,”
  
  其他名字还好,鹋佩听得道师两个字,眼瞳睁大,其中的绿光幽深,打在对面明熙的脸上,她化形出世尚晚,没有见过道师,可真听过这个名字。
  
  据说此人乃是天地间最先化形的生灵之一,比妖皇等人得道还早,曾在九天上开辟先天宫,传授大道之理,修炼之法,以及诸多其他。
  
  妖皇等人在早些时候都去听其讲道,在那个时候能共同听道的人都是天地间最先化形的,根脚深厚之辈。
  
  只是对于这个被人称之为道师的人的来历和根脚,几乎没有人知道,流露出的言语很少,且非常夸张:什么天地间第一个化形生灵,得到天地规则成形时候所化的造化玉碟;什么先有道师后有天,道师更在盘凤前;什么扫灭三百魔神的魔神之主。
  
  反正奇奇怪怪,模模糊糊。
  
  “她到底什么来历?”
  
  鹋佩不相信天地间有人能够完全神秘,特别是在眼前的人中,像妖皇,锦皇,甚至明熙,都是有创世神盘凤血脉的,根基深厚,传承记忆非凡,应该知道。
  
  “她的来历,”
  
  明熙冷笑一声,她真的清楚,刚要说话,突然间,锦皇用手一指,道:“看!”
  
  声音中带着急促,还有一点不敢置信。
  
  众人听声望向鉴天镜,顿时发现,大半个身子已经落入空间折叠洪流中,只剩下鸟首的那个九头鸟,有一鸟首高高昂起,眉心间有金钱状的花纹亮起,对准乾坤幡,让乾坤幡微微一顿,引动的天地之力散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