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五采,”
  
  李元丰龙行虎步,大袖摇摆,背后惨绿一片,照人眉宇,携带阴翳,覆盖四下,气势大盛,朗声道:“咱们两人的斗法还没结束。”
  
  声音起,金铁鸣。
  
  刀剑森然,电闪雷鸣。
  
  本来李元丰踏入宇空境,修炼成天妖第五境后,力量大涨,再加上又经过雷霆洗练,闯过天地意志,锋芒更盛,整个人,若出鞘的剑,随时要斩人。
  
  锋芒之盛,无与伦比。
  
  离天妖圣阳五采被气机一冲,牵引之下,隐隐有一种被压过半头的感觉,他冷哼一声,用手一指顶门上的宝盏,轻轻一摇,顿时无数灯焰燃烧,悬于上方,金灿灿一片,照的人睁不开眼。
  
  焰明升腾,金芒密布。
  
  正通过投影观看虚无中景象的妖师宫的众人看了,都觉得刺眼,反应慢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仿佛被针扎一般。
  
  剩下的,连忙起法诀,护佑双目。
  
  由此可见,离天妖圣阳五采火焰之霸道。
  
  可原本躺在华美精致的宝榻上的两名离天妖圣阳五采的爱妾早已经整理好杂乱的衣裙,此时端端正正而坐,俏脸上红晕未消,但美眸中没有半点春情,而是清冷一片。
  
  待灯火金焰的光经过投影,在室内染上纯金色彩后,两个白玉美人俏脸上的神情更为冰冷,甚至身材格外丰腴的女子纤纤玉手攥紧,额头香汗冒出。
  
  两女能够得到离天妖圣阳五采看重,从庞大后宫群中脱颖而出,宠爱不断,可不只因为天生媚骨,让离天妖圣流连忘返,实际上,两女修为,心志,眼光,手段,都是一等一的,堪称离天妖圣的贤内助,左膀右臂。
  
  两女看得清楚,在刚开始交手之时,自家夫君占据绝对上风,稳操胜券,甚至有一种猫捉耗子的从容,而现在,不好说落下下风,但绝对没了优势。
  
  局势翻转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糟糕,”
  
  两女看到投影中金焰波动,几乎要溢出来,圈圈晕晕的光,无穷无尽,不由得相互对视一眼,想到并不是只有两人看到这一幕,而是妖师宫不少人见到,黛眉不由得蹙起来,皱成疙瘩。
  
  中乐明天洞,界门前。
  
  金花起落,坠地有音。
  
  纤乐远远传开,锵然一下,四下皆闻。
  
  四位副洞主被金芒耀了一下眼后,场中看上去非常寂静。
  
  好一会,万楚花用手捋了捋不知道何时垂下来的鬓发,上面别盛开的小花,她开口说话,打破了场中的沉默,声音中带着少许颤音,道:“洞主和离天妖圣分庭抗争了。”
  
  见识到投影中李元丰的威势,万楚花不知不觉就用上洞主两个字。
  
  “是啊,”
  
  另一个人接了一句,道:“战斗中晋升,见所未见,以前在典籍中看到一鳞半爪,今朝大开眼界啊。”
  
  他的声音,仿佛没了以往的桀骜不驯,变得恭敬不少。
  
  “不知道这次交锋,两位洞主谁胜谁败?”
  
  还一位副洞主挑起长眉,若有所思。
  
  “洞主能够抗衡离天妖圣,已立于不败之地了。”
  
  万楚花幽幽叹息一声,说出的话语让本来脸色就很难看的副洞主关山的神情沉凝地几乎能够滴出水来。
  
  关山神意一扫,看到中乐明天洞中,绝大多数人都在观看投影,他们的神情非常激动,有一种自豪,溢于言表。
  
  离天妖圣在妖师宫中大名鼎鼎,很有威名,而李元丰能够与之抗争,不论胜败,已经得到了中乐明天洞上下的认可,最起码,所有人的都知道,新来的洞主实力强横,作风强势,力能够配其位。
  
  这样的认可,原本需要很长时间的经营才可深入人心,但由于有离天妖圣这个对比,所以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实现了。
  
  正如万楚花所讲,只这一点就让李元丰立于不败之地。
  
  “我,”
  
  关山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变了,他左思右想,却发现,根本没法破解。
  
  且说李元丰,立在虚无中,灵台中,魔主真意端坐,抬起头,就看到大片大片的金黄落下,有运势缠绕,只是一想,就明白了。
  
  自己得到中乐明天洞上下的认可,洞主之位,名副其实。
  
  这样的情况下,天妖宫气运落下。
  
  “气运啊,”
  
  李元丰眸子炯然,璀璨生辉,气运之说,向来飘渺,但毫无疑问,气运真实存在,而且气运在身,能够让人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任何时候,功德,气运,多多益善。
  
  不然的话,为何气运重宝这般珍贵?
  
  因为有镇压宗门的气运之宝,不但门派传承底气高了不少,门中弟子在外都会受到若有若无的庇护,遇到同样的艰难,比其他人多三分胜算。
  
  任何势力,不论玄门正宗,或者佛门,或者龙族,妖族,血海中的大势力,等等等等,对于镇压气运的重宝都是渴求的,只可惜的是,此宝珍贵而稀少,绝大多数物各有主,其他人根本得不到。
  
  李元丰在被白泽任命为中乐明天洞洞主之时,就得到妖师宫气运垂青,现在得到中乐明天洞上下认可,德配其位,气运再落,强上一筹。
  
  “多多益善啊,”
  
  李元丰看向自己灵台中的异象,暗自点头,自己刚刚被贬下界,除了无法再利用天庭规则外,原本天庭气运也被削,现在由妖师宫补上,恰到好处。
  
  再以后,或许可以向娲皇宫走动下,借一下娲皇宫气运。
  
  “阳五采,”
  
  李元丰诸般念头一闪而过,身上的气势愈发惊人,他看向漫天焰明,道:“让我来感谢你一下助我晋升之礼。”
  
  李元丰一句话就把离天妖圣阳五采刺激地双目血红,可还没等阳五采发作,李元丰已经率先出手,他利爪如钩,抓向离天妖圣阳五采的头颅,只是一下,空间似乎在这利爪下收缩,音波如雷,轰响四方。
  
  只这一手,就显示出李元丰超出离天妖圣在空间上的造诣。
  
  “坎离之火,入寂灭天。”
  
  阳五采咬了咬牙,身子一转,从自己妖体的窍穴中喷出无量火焰,绕身而行,似带飞扬,像画卷展开,刚一出现,在其映照下,阳五采妖身爆发出更为强横的气势,打出的一拳强势霸道。
  
  阳五采作为妖圣,能够接触空间之力,而有空间之力后,才能够见证诸般法则,参悟其威能,然后引入己身,产生各种不可思议之妙用。
  
  这一境界之强,一是拥有空间之力,穿梭诸天,二来见规则。
  
  当然了,对于离天妖圣这等层次来讲,见证规则后,以自己妖圣之身中悟出的规则和真正天地规则共振,共鸣,不可阻挡。
  
  “这个李元丰的妖身过于强大。”
  
  阳五采可谓全力以赴,在李元丰渡劫之时,他在旁观,可以判断出,对方晋升后,妖身强大,甚至比自己引以为豪的妖身都得强,但自己的优势是到这一层次久了,时间长,有更多时间参悟法则,妖身和法则之力加在一起,肯定能够胜过对方。
  
  “痴心妄想。”
  
  李元丰冷哼一声,自己天妖道晋升第五重后,体内自开妖天,里面自有符合自己鬼车真身的规则投影,更何况,自己还得到相柳遗泽,岂是阳五采能够比拟的?
  
  今天,就立一立威!
  
  想到这,李元丰同样运转力量,自己身子周匝浮现出黑青光晕,毒,腐蚀,毁灭,往上一撞,下一刻,阳五采面色骤变,自己身上的火焰奄奄一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