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
  
      庭院深深。
  
      中央有莲花池,大有亩许,水光澄明,深碧如黛,周匝花光树影,交织在石色间,摇摇摆摆。
  
      风吹不进来,唯闻鸟语。
  
      再远处,竹榻摆开,李元丰坐在上面,头戴银冠,身披宝衣,腰悬玉带,不像是一代国君,反而像仙门中人。
  
      秦云衣在一侧,裙裾深色,美眸中不时有迷离,看上去有一种神秘而不可捉摸的韵味,她时不时打量李元丰,俏脸上有疑惑之色。
  
      “怎么?”
  
      李元丰笑了笑,自顾自取小桌上的茶盅,慢条斯理喝茶。
  
      “君上的身体,”
  
      秦云衣坐直身子,鬓角的簪子上玉光一颤,有缕缕清亮落下,恍若实质,她和李元丰待了一段,倒是了解了李元丰的性子,微微仰头,俏脸生光,道:“有点不一样。”
  
      “你还是挺敏锐的。”
  
      李元丰点点头,没有太过意外,秦云衣觉醒天魔后,在飞快成长,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有凌驾出云国仙门子弟的趋势。
  
      天魔,天生而灵异,确实不凡。
  
      “君上,”
  
      正在李元丰和秦云衣说话之时,外面传来脚步声,然后以谷茗雨为首,其他在那一夜剿灭神灵之役中存活下来的九个人呈现扇形展开,跟在后面,轻手轻脚地,来到庭院里。
  
      “自己找位置坐。”
  
      李元丰吩咐一声,然后又看到袅袅走到自己跟前的谷茗雨,拍拍手,让其在自己跟前坐下,嗅到淡淡的香气,问道:“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
  
      “已经没有大碍。”
  
      谷茗雨梳飞仙髻,襦裙小服,清丽淡雅,声音细柔。
  
      “没事就好。”
  
      李元丰眸子深深,上一次行动算是给谷茗雨的考验,幸好的是,她做的不错。
  
      “你们上次在剿灭香火神灵一事上做的不错。”
  
      李元丰环视场中,声音不大,但字字如珠玉,传到每个人的耳中,隐有回音,非常清晰,道:“孤王有功必赏,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听到这个,众人打起精神,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修炼的法门不算差。”
  
      李元丰从从容容而坐,背后绿树阴浓,水面波来,参差高下,有一种指点江山的自然,道:“虽算不上顶尖,但传于正宗,坚持不懈修炼下去,也能多活一些日子。”
  
      “但是,”
  
      李元丰看到众人面有喜色,立刻来了个转折,道:“可由于你们走错了路子,心性和功法不完全吻合,现在看不出来,待元神之后,就有很大的隐患,难以渡过劫数。”
  
      “对了,”
  
      李元丰伸出手,抓起身前谷茗雨的一缕青丝,在手指尖打着卷儿,道:“此界灵机匮乏,以你们的资质,恐怕难以修炼到元神境界,隐患有也无所谓。”
  
      秦无忧等人坐直身子,神情凝重,修道路是不归路,一入则因果缠身,但不可否认,每个踏上的人,都有一种长生的渴望。
  
      修道的人,可以忍受孤独,能日夜不辍地修炼,不惧和其他人尔虞我诈,但绝不愿意前路断绝,那太过残酷。
  
      “君上,”
  
      谷茗雨娇柔的声音中有少有的急促,拢在袖中的粉拳攥紧,她知道,对方没有必要骗自己等人,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有一法,”
  
      李元丰念头一起,在掌中有万千经文垂落,若宝盖璎珞,再然后,倏尔一束,化为玄黑经页,上面文字扭曲,时刻变化,仿佛一个个张牙舞爪,吞噬所有。
  
      经文一出,呢喃声起,笑语不断。
  
      只一听,让人毛骨悚然。
  
      不由得,在场众人想到刚发生不久的身体躁动,神情一变,倒是秦云衣看得美眸一亮,不由自主地上来,坐在李元丰的另一侧,盯着经文看。
  
      “你们看一看。”
  
      李元丰托举经文,眸子锐利,看向全场,道:“改修炼我手中的法门,不敢说什么真正不生不灭,万古同寿,但绝对你们现在修炼的功法前途好。要是你们机缘好,够幸运,修炼到元神之上的仙人之流也不是不可能。”
  
      “仙人,”
  
      众人听到这两个字,先是一怔,旋即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在人间界,仙人是真正的传说,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代表仙道的极致。
  
      能成仙,就是长生大道啊。
  
      “只是,”
  
      谷茗雨天赋不一样,她能够感应到眼前漆黑如墨的经文中蕴含的力量,但同时让自己自内到外感到排斥,仿佛和自己修炼的法门格格不入,于是吞吞吐吐地道:“可是我们都已修炼出阴神,直接换功法的话……”
  
      “此法门和你们修炼的功法不是一个路子。”
  
      李元丰手掌摇动,经文来来回回,似乎在真虚间转化,呢喃声响彻四下,蕴含莫名的激荡,道:“你们转修这一法门后,要有一段适应期,嗯,也可以称之为痛苦期,折磨期,恐怕得费不小的功夫,不比你们当年踏入仙门入道容易。”
  
      “怎么样?”
  
      “这,”
  
      在场的仙门人面上不由得露出迟疑之色,他们听得出来,如果自己按部就班修炼现在的门中传承之法的话,前路无光,可在元神之前应该顺风顺水,可要选择对方手中看上去神秘的经文,潜力很大,但要多吃很多苦。
  
      而众所周知,修道的人要在功法上改换门庭,其中的艰辛和折磨,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李元丰也不去催促,继续喝茶。
  
      人的一生,时时刻刻都会面临选择。
  
      选择不同,以后的道路可能就截然不同。
  
      反正不管如何,自己的选择,自己负责,要无怨无悔。
  
      窒息般的死寂后,只见谷茗雨最先仰起俏脸,咬牙道:“我愿意。”
  
      “嗯。”
  
      李元丰点点头,没有多说,双目一凝,自双目中激射出一枚魔种,四四方方,扎入谷茗雨眉心,再然后,他用手一指,经文落在对方的灵台中,字字垂落。
  
      分化魔种,是李元丰晋升法象境,凝结出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后才拥有的神通法门,携带自己的一缕神魂意志,能够帮助其他人将神魂转化为适合感应,吸收,吞噬人间界中游离的能量。
  
      当然了,李元丰手中的这门经文可是地地道道的魔经,不同于人间界中被人称之为魔宗的人修炼的法门,是真正的魔经,其他的不好说,但肯定会利己。
  
      魔种能够让其他人入心魔道,并辅助修炼,可能够称之为魔种,自己会给李元丰带来好处。
  
      能够被宗门派出来来出云国的,在各自门中都算是出彩的,又经过神灵一役的筛选,活下来的运气也不错,有谷茗雨带头,剩下的人也陆陆续续选择了经文。
  
      做完后,李元丰只觉得自己法身之上有一缕莫名的金黄垂落下来,难以形容,难道是心魔道立,功德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