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天雷山。
  
      松树绿木,垂蔓生藤。
  
      花径中,交横蒙罗,飒飒荫蔽自枝头落,像流水声从半空中坠地,响成一片。
  
      在中央,有小阁,翼然俯崖,冷寂空幽。
  
      李元丰坐在云榻上,目光炯炯,灿然生辉。
  
      他对面,赤尻马猴脚下水光绵长,风乍起,波澜参差,似细生鳞甲,篆文生灭,衍生卦象,
  
      “贤弟,”
  
      李元丰声音清亮,对赤尻马猴道,“这次你入仙道,自可炼真求道,前程万里。”
  
      仙道,炼气通天,顺应天地。
  
      和他修炼的天妖道一样,只是一种直指大道的路途一样,无我无他。
  
      而门派,才会有利益所求,从而冲突。
  
      所以对赤尻马猴能够入仙道,得真经,李元丰很高兴。
  
      不同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恐慌和战战兢兢,现在的李元丰,本身境界修为已是天象境,能够成为任何一个势力的中坚,又有妖师宫和娲皇宫的背景,再加上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后肯定不会至于于此。
  
      以前李元丰只顾得自己,现在占住根脚了,则希望在以后求道的路上能够有三五朋友相伴。
  
      在不同位置,会有不同想法,会有不同的行事手段。
  
      赤尻马猴天生聪慧,晓阴阳,知人事,善于趋利避害,直觉敏锐,他能够感应到李元丰发自肺腑的诚意,微微颔首。
  
      两个人,不再说话,静静而坐。
  
      在周围,不闻人声,不听鸟语,静幽自然。
  
      再然后,马成率先离开,根据如意道人留下的接引符令,前去寻找如意道人所说的山门所在。至于李元丰,也出了天雷山。
  
      外面星落林间,春禽声声。
  
      乔木苍苍,溪水来去。
  
      李元丰穿梭其间,念头起伏。
  
      这次来天雷山,不只得到北俱芦洲不少风水宝地的位置,还结识了牛魔王和如意道人,见到了铁扇公主,意外听说修罗血海。再加上赤尻马猴入仙道,称得上满载而归,功德圆满。
  
      “这样的话,”
  
      李元丰将所有念头压下,眸子中,迸射出寒芒,喃喃道,“金鹏王。”
  
      金鹏王坐在阁中的竹椅上,他头戴星冠,身披法衣,身后金灿灿一片,眉宇间有一种化不开的阴戾,让人退避三舍。
  
      金鹏王最近心情不好,原本就不好的脾气变得更为暴躁,动辄杀人,身上的凶戾之气浓的化不开。
  
      不知何时,金鹏王蓦然一动,自额头宝冠上,迸射出一道明光,倏尔一转,似星斗落水中,不可收拾,来回碰撞,隐隐成一镜面。
  
      随时间推移,镜面似被人用手拭去尘土,纤毫毕现。
  
      在中央,出现一个道人,端坐莲台,手持玉如意,看不清面容,但身后玄气升腾,连绵不绝。
  
      即使隔得很远,都能感应到无上威势。
  
      “金鹏儿,”
  
      道人坐莲台,凭玉几,持如意,仙风道骨,声音若山水行空,有一种莫名,道,“你应该启程前往东胜神洲了。”
  
      金鹏王身后羽翼展开,向两侧延伸,金灿灿的翎毛抖动,很有一种须发皆张的愤怒样子,咬牙道,“我要杀了个那个怪鸟,才会去东胜神洲。”
  
      道人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眉头皱了皱,压下心中不快,耐心地道,“金鹏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你到东胜神洲寻到机缘,成功提升实力,自可快意恩仇,何等痛快。”
  
      道人的声音为之一变,若云中鹤,回曲婉转,嘹亮激越,自自然然引起莫名,让人容易信服。
  
      显而易见,这可是一种难见的音功,且修炼非常深,随风潜入夜,人所不能知。
  
      金鹏王明显顿了顿,似乎在犹豫,但这个时候,身上蓦然有血气一冲,血脉中的不凡发威,让他眸子充血,不经意间破去神通,道,“不可能,不杀怪鸟,我不会去东胜神洲。”
  
      “你,”
  
      道人对金鹏王的不听话很不满,但自己离得太远,能够用言语来施展神通已是极限,没有他法,再想到对方是宗门布置中非常重要的棋子,也只能答应下来,道,“既然你坚持,门中会助你一臂之力。”
  
      金鹏王大喜,自座上起来,用力挥了一下衣袖,道,“杀了他,我马上动身前往东胜神洲,以我的遁速,绝对不会耽误事情。”
  
      道人的声音继续传出,道,“不能在天雷山动手,牛魔王那一方,现在不便与之冲突。”
  
      “知道。”
  
      金鹏王虽然很想连天雷山上那个如意道人一起收拾了,但他同样知道牛魔王可不是浪得虚名,是有真实力的,不然的话,他就不会只派小妖在天雷山门口把风,早就直接领人冲进去了。
  
      道人见金鹏王这样,点点头,刚要开口说话进行布置,突然间,有所感应。
  
      在同时,金鹏王发现不对,抬起头,就见到原本晴空万里,不见纤云阴翳,突然间,妖云滚滚而来,充塞于其间,铺天盖地。
  
      再然后,一只庞大无匹的利爪自云中探出,所到之处,山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在掌面上跳跃,如珠走玉盘,滚来滚去,难以收拾。
  
      洞府的禁制法阵纸糊的一样,被利爪连根拔起。
  
      “糟糕。”
  
      镜光中的道人目光遥遥看来,似乎见到这样的声势,平稳的语气中少见地出现了动摇,本来在金鹏王的洞府中,门中是有特殊的禁制法阵布置的,但由于计划要去东胜神洲,以防留下蛛丝马迹,最近已经撤去。
  
      可没有想到,在这种节骨眼上,有大敌强势上门。
  
      “金鹏王,受死!”
  
      来人正是李元丰,他可不像牛魔王那样性格宽厚,自得知金鹏王誓不罢休后,就决定下手为强,打杀金鹏王。
  
      至于能够顺利找到金鹏王,还要多亏如意道人,他斗法能力一般,但精通不少玄妙神通道术,不知用何法门居然推算出金鹏王的位置。
  
      再然后,李元丰借助指引,以雷霆版速度杀上门来。
  
      “受死。”
  
      不同于在天雷山的劝阻,这次李元丰上来就显出鬼车真身,顶天立地,五个头颅同时发威,特别是第二首年的毒液,第四首的重力控制,第五首的音波,配合起来,猛烈爆发,连仙人都得避其锋芒。
  
      金鹏王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李元丰干脆利索地打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