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在水。
  
      后倚峭壁,石色若晴雪洗,玉质嶙峋,在其上,绿萝垂藤,小花点缀,雨色弥漫其上,烟气氤氲,石光,花色,萝影,交织在一起。
  
      正前面,则水波粼粼,锦鲤出没,口衔宝珠,照的四下白昼一样,明明亮亮。
  
      在亭子里,好风入内,吹在画床,铁扇公主坐在上面,云鬓高髻,荷叶裙,眉目如画,格外精致,身后云光一片。
  
      大力牛魔王则坐在宝座上,身姿伟岸,方脸大眼,眉宇间有一种威严,给人英雄气的感觉,正低声和自家二弟说话。
  
      牛魔王外出收获不小,人逢喜事精神爽,脸上放光彩一样,他对如意道人,道,“金鹏王我打过交道,实力很强,但心高气傲,性子暴戾,还有点小肚鸡肠,这件事打了他的脸,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怎么办?”
  
      如意道人手按拂尘,顶门上云气森郁,聚而若松竹,他皱了皱眉头,道,“九首妖王是应我要求出手的,我们不能让人家背锅。”
  
      “金鹏王具体如何,不好猜测。”
  
      大力牛魔王说话慢条斯理,不疾不徐,道,“依我之见,只能我们多多报答一下。”
  
      “这个,”
  
      按照如意道人的想法,既然金鹏王可能不甘心,就来个先下手为强,以自家大兄的实力将金鹏王扼杀于摇篮中是做得到的,不过如意道人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原因很简单,牛魔王别看有魔王两个字,但性格平和,这样杀人的手段,他是不会做的。
  
      “至于毗沙凉风,”
  
      大力牛魔王看了眼笑语盈盈的铁扇公主,道,“交给公主给她讲一讲道理。”
  
      铁扇公主白了牛魔王一眼,刚要说话,外面有脚步声响起。
  
      下一刻,珠帘挑起,毗沙凉风手提黑镰刀,紫色长发已束起,扎成马尾,一甩一甩的,有一种英姿飒爽。可大力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两个人的目光,却同时落在毗沙凉风身前的李元丰身上。
  
      李元丰五个头颅攒环一圈,毛羽铺锦,团身结絮,两只脚尖利如钩,眸光阴绿,身上妖气深重,滚滚向前,充塞于空间中。
  
      刚一进入,整个厅中都有血雨腥风的暴戾。
  
      铁扇公主嗅到味道,不引人注目地皱了皱好看的黛眉。
  
      正如毗沙凉风所讲,铁扇公主心向仙道,养气炼神,而李元丰修炼天妖道,根本不会隐藏气机,妖气纵横,让她觉得不舒服。
  
      上古天妖们,从来不会玩什么扮猪吃老虎,他们彰显强大,让人畏惧害怕。
  
      当然了,也不是完全不能收敛气机,但对于李元丰来讲,需要化形。
  
      李元丰考虑化形,一来鬼车的姿态在天庭显得异类,格格不入,难以作为,二来他可没有上古天妖那种实力和自信,隐藏气机在以后会有很大的作用。
  
      大力牛魔王同样修仙,但没有铁扇公主那样的反感,他见李元丰进来,站起身,很从容地道,“九首妖王果然不是池中物,当日我来到北俱芦洲路过外围,还顺手打发过手下的宝象去你待过的黑云谷走了一趟,再相见,你可今非昔比了。”
  
      在场中,大力牛魔王的修为境界最高,见多又识广,再加上李元丰不收敛气机,他一眼就看出李元丰身上的变化。
  
      和在黑云谷时候相比,不止修为境界提升,那种底蕴的提高,沉淀在气质中,对于妖族来讲,尤为难得。
  
      可以讲,脱胎换骨,鲤鱼跃龙门。
  
      “宝象王,”
  
      李元丰想到自己刚来天雷山见到的宝象王,点点头,念头一转,笑道,“没想到当日宝象王是牛魔王你派去的,要不是你援手,黑云谷就可能被水族攻下了。”
  
      牛魔王当日知道这是客气话,当日宝象王回来可是完完整整重复过黑云谷一战,眼前的妖王九首利用他们拖延时间,从而成功晋升,再雷霆出关,锋芒毕露,挽狂澜于既倒。
  
      牛魔王吩咐侍候的小妖们搬来藤椅木榻,让李元丰和毗沙凉风落座。
  
      至于铁扇公主,在李元丰进来后,娇颜上原本的笑容消失不见,待再见到毗沙凉风和李元丰走得比较近,细眉蹙了蹙,心中不快更甚。
  
      这样的变化,场中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唯有李元丰修炼《九天生妖神变经》对于人的情绪变化有一种洞彻,隐隐有所察觉。
  
      “铁扇,”
  
      李元丰暗自打量一眼,有点奇怪,来自于修罗血海的罗刹女真古怪,毗沙凉风即使被自己镇压过一次,但看上去对自己有好感,而这铁扇公主素昧平生,就对自己有恶感?
  
      待众人落座,厅中点燃檀香。
  
      幽幽凉意生碧窗,淡淡雨色挂青**。
  
      疏帘半卷,照出众人。
  
      牛魔王坐在主座,率先开口,道,“九首妖王来天雷山除参加赏宝会外,可还有别事?”
  
      他这么问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意道人提前和他通过气,牛魔王知道李元丰来天雷山后就要见自己。
  
      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有事情。
  
      李元丰见牛魔王问的爽快,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开门见山道,“我来天雷山,一是闻牛魔王大名,来见识一下急公好义的牛魔王,二是有事相求。”
  
      牛魔王自动忽略第一句,他稳稳而坐,背后华盖璎珞,点缀宝石绿玉,映在身上,宝气氤氲,愈发显得英雄气十足,道,“请讲。”
  
      李元丰沉吟一下,组织语言,道,“因为黑云谷被水族占领,短时间内没有夺回的可能,于是我准备在部洲内围选一宝地重开洞府,召集手下,再立根基。”
  
      李元丰看向牛魔王,用认真的语气道,“洞府根基,重之又重,关系很大,我对部洲内部所知寥寥,没有头绪。听人讲牛魔王你神通广大,又交友甚广,所以来求个主意。”
  
      “洞府是根基,确实非常重要。”
  
      牛魔王一听是这个事情,想到自家兄弟如意道人跟自己说的话,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下来,道,“九首妖王,你且在山中多待几日,顺便看一下即将举行的赏宝会也行,关于洞府之事,包在我身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