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中阁。
  
      开轩对波,影入绿窗。
  
      檐下临雷水,风乍起,霜花欲白,朵朵盛开。
  
      三五鸥鸟翩然而过,点水晕彩,芦苇荡辉,寂寂寥寥。
  
      李元丰站在阁中,景色尽收眼底,眸中精光内敛,在一个人思考。
  
      西游渐近,牛魔王,如意真仙,或者那可能的铁扇公主,一一登场,目不暇接。
  
      不是世界太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时间啊,”
  
      李元丰记得,西游记书中记载,孙猴子是在出世后三五百年后生出向道之心,从而在指引下,离开花果山,进入斜月洞,拜菩提祖师习得神通法术。
  
      再然后,就是猴子各种上天入地的大动作。
  
      到时候,要去见一见野性十足的齐天大圣的。
  
      “以后的日子。”
  
      李元丰踱着步子,翎羽赤红,照晕周匝,经营地盘,化形,上天庭,结识孙猴子,以后搀和西游,等等等等,只恨分身乏术。
  
      “当然,”
  
      李元丰识海之中,阴神大放光明,圈圈晕晕的光升腾,托举出环佩,在上面,世界的虚影近在咫尺,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
  
      穿梭世界,尽快弥补《九天生妖神变经》的缺陷也是重中之重,再说了,环佩后的世界可能关系到与天界地仙界不通的人间界,肯定要走一遭。
  
      只是时间,需要仔细拿捏。
  
      毕竟对于李元丰来讲,现在刚刚有了娲皇宫和妖师宫的大背景,正在关键时刻,每一步要谨慎小心,争取大进步。
  
      在这个时候,李元丰若有所觉,极目看去。
  
      在湖的另一个方向,雷水浩荡,汩汩升腾,妖气冲霄而起,自上而下,似是羽翼展开,金灿灿的光芒一根接着一根,纤毫毕现,缠绕奇异彩色。
  
      在其下,有一妖王傲然而立,面容白皙,身姿挺拔,背后悬有一玉壶,上晃着月晕,摇摇摆摆。
  
      妖王正用手指点着前面的人,杀气腾腾,道,“你们在找死?”
  
      对于在天雷山看到有妖王发威,李元丰并不意外,即使牛魔王镇压四方,但北俱芦洲的妖怪们向来桀骜,真遇到事情,马上炸锅。
  
      说打就打,说干就干,不顾及其他,干脆的很。
  
      更何况,这个妖王气势委实强横,几乎可以比肩大妖王。
  
      在北俱芦洲,这等境界实力的妖王割据一方,横行霸道,无法无天。
  
      打个架,杀个人,闹个事,比吃饭喝水还简单。
  
      “可是,”
  
      李元丰眸光中惨绿的光更盛,这妖王对付的人也不是善茬。
  
      毗沙凉风稳稳当当站在水波上,个子近乎九尺,淡紫色的头发没有梳成发髻盘在头顶,而是随意披散,向后扬起,若展开的大旗。
  
      她上身简单的白色武士服仅仅包裹住胸部,上面斜露精致锁骨,下则白嫩小腰,下身的裙子像扇形展开,一根腿严严实实的,另一个则在外面,光滑如玉,泛着光彩,脚下是长靴子,到小腿上。
  
      真奇装异服,很是少见。
  
      毗沙凉风手握一柄大于丈六的似镰刀般的黑色利刃,嫣红如血的穗子在风中飘荡,上面细细密密的花纹,像半睁半闭的眼睛。
  
      清冷的表情,窈窕的身材,独树一帜的服饰,黑色的大镰刀,组合在一起,很有冲击力,让人耳目一新。
  
      毗沙凉风晃着大长腿,镰刀拖在水面上,发出一种激烈的声音,她微微仰起头,下巴尖尖,美眸锐利,没有一般女子的婉约,给人一种锋芒,道,“无事生非,你再多说,我就一刀斩下你的鸟头!”
  
      声音虽然清脆,但话语中蕴含冷意,杀机森然。
  
      “找死。”
  
      妖王大怒,手一张,半亩大的爪子自空中探下来,要将女子抓住,硬生生捏成肉酱。
  
      “傻鸟。”
  
      毗沙凉风手中镰刀一挥,血气崩现,只有丈许,但挡住利爪,寸步不让。
  
      两个人斗在一起,杀机爆发。
  
      轰隆隆,
  
      雷水激荡,来来回回。
  
      李元丰看得清楚,这两个人一交手就寸步不让,下得狠手,恨不得一下将对方斩死,强大的力量引起余波,向四面扩散。
  
      在这个时候,李元丰发现天雷山的人将他们安置在湖上的原因了,不只因为风景好,而且有布置的禁制法阵,能够暂时阻挡。
  
      不过看两个人的力量,持续下去,恐怕也阻挡不了太久。
  
      毫无疑问,这样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山上的如意道人,他急匆匆赶来,脚踏青色莲花,立在空中,对两人道,“金鹏王,凉风郡主,快住手。”
  
      两个人听到叫声,看了如意道人一眼,然后斗得更凶了。
  
      “我,”
  
      如意道人看到这一幕,尽管养气功夫很深,但依旧忍不住跳脚,更气人的人是,他还真没有办法分开两人。
  
      要知道,战个你死我活的场中两人,一个是金鹏王,附近一带有名的大妖,据说有金鹏血脉,快捷非常,来去如风,至于另一个是毗沙凉风,虽然不是北俱芦洲的人,但来自于神秘的血海,手中杀戮恐怕连妖王都比不上。
  
      如意道人却从来不是以斗法著称,实际上,他的斗法之能是很弱的。真打起来,如意道人对付一个都会非常吃力,何况要分开两人?
  
      最最最糟糕的是,有能力制止两人的牛魔王没在家,这位来到北俱芦洲的牛王正春心荡漾,陪着自己心仪的女仙外出去了,要等赏宝大会举行才回来。
  
      “糟糕透顶啊。”
  
      如意道人跺了跺脚,心中发狠,要是不行,就让他们两个打个痛快,真分出个你死我活来算了。
  
      马成跟在后面,看出如意道人的为难,他脚下水光层层圈圈,里面花纹天成,似勾玉,似太极,衍生卦象,如星空般浩瀚,照出斗法的两个人的实力,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他想了想,倒是目光一亮,有了主意,道,“两人凶悍,斗下去的话,影响不好,不如让我大哥九首妖王试一试,看能否劝阻两人。”
  
      在马成的眼中,场中两人凶悍,但自家那个大哥当日一口吞下十万水兵,更是凶戾到极点。
  
      “妖王九首,”
  
      如意道人不知道李元丰的真正实力如何,但还是点点头,死马当活马医了。
  
      想到就做,很快的,如意道人找到李元丰,说出原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