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宝阁里。
  
      白云乍来,霜白澄明。
  
      引来玉水种金莲,花开见我,舍利自生,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僧人宗元跌坐莲座,自额头竖瞳激射出一道光,倏尔一折,冲出百尺,再往上,托举舍利,熠熠生辉,照出远方景象。
  
      在其中,黑云交匝,妖气纵横,有一怪鸟稳稳端坐,五首攒起,来回摇摆,利爪如钩,凶戾残暴,不可接近。
  
      天眼通下,甚至见到,莫名之气流转,黑青一片。
  
      腐蚀所有,让人头皮发麻。
  
      仿佛感应到宗元的目光,宝座上的怪鸟抬起头,目光看了过来,惨绿的色彩中,毫无表情,冰冰冷冷的,杀机暗藏。
  
      两人的目光直接碰撞,一个是佛门新锐,十世轮回,功德在身,智慧圆满,一个是妖族大妖,洪荒异种,血脉强大,肉身强横。
  
      两人争锋相对,但遥遥目光相碰,谁也不可奈何。
  
      很快的,宗元收了天眼通,他一手扶额,人若佛相,自生光明,智慧重叠,若有所思。
  
      “这个妖王,”
  
      云公主少见地挑了挑黛眉,岚气盘旋,结衣成绣,参差美丽,她见到黑云谷中李元丰的强势,心中烦躁。
  
      本来水族大军压境,横推无敌。
  
      士气大涨,要一鼓作气。
  
      可没想到,刚开始,就遇到硬骨头了。
  
      宗元站起身,月白法衣,翩然如玉,似乎随时御风离去,他步步生莲花,突然开口道,“云公主,妖王九首修炼的不是现在绝大多数妖怪走的路子。”
  
      现在妖怪的路子,化形,结丹,元神,是妖族大贤糅合玄门炼气和自身血脉而成,有非同一般的玄门烙印,甚至有很接近的,被称之为妖仙。
  
      可黑云谷的妖怪,不一样。
  
      云公主怔了怔,然后黛眉展开,眉宇间满是明光,身后翅膀摇动,很是惊讶地道,“现在还有妖怪不知天高地厚,要走天妖之路?”
  
      “不是正好碰到一个。”
  
      宗元突然笑了,指了指黑云谷方向,道,“据你说,对方有洪荒异兽的血脉,但能走天妖之路,并修炼到这个程度,看来血脉并不太稀薄。”
  
      宗元笑容更盛,道,“佛尊收孔雀,得孔雀大明王,护佑佛法,小僧不才,正好也收一个,当自己护法明王。”
  
      云公主点点头,她在佛门精修,自然明白眼前这位算得上同门的心思。
  
      在佛门中,明王一职,正是用来护佑修行的。
  
      而世上越凶戾暴戾之辈,放下屠刀,皈依佛门后,产生的愿力能够让本身力量再上一个层次,成为真正的慈悲外刀。
  
      待有不谐,则佛亦怒火,明王拔刀。
  
      “那就有劳佛兄了。”
  
      云公主没有多说,乐得清闲。
  
      “好。”
  
      宗元踏步出宝阁,遥遥升空。
  
      谷中,厅里。
  
      明月在窗,斑驳暗影。
  
      稀稀疏疏过来,拉扯在李元丰的翎羽上,黑红交晕,有一种莫名的光泽,他缓缓收回目光,想到和刚才碰撞的佛门白衣僧人,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古怪,”
  
      李元丰面上没有表情,但心中实际波涛涌动,他这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接触真正佛门之人,有超乎自己预料的感受。
  
      李元丰不是发现白衣僧人的实力强劲,或者身上智慧圆满的功德自在,而是他发现,对方的佛门之意引得自己修炼的《九天生妖神变经》蠢蠢欲动。
  
      仿佛两者之间,天作之合,一旦相遇,风云际会,自可腾飞。
  
      莫非佛门真意,能够完善此宝经?
  
      李元丰想来想去,没有头绪,但他明白,自己的直觉没错,要是真能够得到佛门真意无上妙术,可让自己的宝经进一步完善。
  
      “或许,”
  
      李元丰念头一起,《九天生妖神变经》出现在识海中,厚厚一部,玄黑其身,透着诡异奇崛的姿态,讲述人心天道,复杂难明,让人看在眼中,并不舒服。
  
      可佛门舍利莲花,我见本相,功德光明,看上去截然相反。
  
      天之阴阳,混成太极。
  
      佛即是魔,魔能成佛?
  
      李元丰推敲宝经的变化,又想到前世自己零零散散的念头,越想,越浮想翩翩,难以自已。
  
      正在此时,自谷外,有声音传出,温润平和,道,“妖王九首,出来一见。”
  
      “佛门的人,”
  
      李元丰正要进一步见识一下佛门神通,印证自己的所思所想,见到对方邀战,没有犹豫,立刻身子一腾,展翅低飞,来到半空中,和对方遥遥对峙。
  
      “贫僧宗元,见过道友,”
  
      宗元月白僧衣,面带笑容,很难让人生出恶感。
  
      “宗元,”
  
      李元丰念叨一句这个名字,毫无印象,但在这个关键时刻,来到北俱芦洲,再加上佛门的身份,让他知道,对方绝不是无名小卒,于是朗声道,“你个秃头不在西方极乐世界见同虚空相,寂灭生死,来我等北俱芦洲何为?”
  
      李元丰架着翅膀,横行于黑云间,五个头颅同时发音,在四下回荡,嗡嗡作响,道,“看你细皮嫩肉的样子,小心被哪个妖王捉到,来个油炸清蒸,被吃掉了,就后悔莫及了。”
  
      李元丰想到在西游记中各路妖怪见到唐僧,都是恨不得吃之后快,又见对面的宗元也是细皮嫩肉的样子,所以随口而说,带着少许的调侃。
  
      不过真说起来,看这宗元浑身佛理交织的纯粹,真要是遇到非同一般的大妖,未尝真能管得住自己的嘴巴。
  
      宗元没有听出李元丰后半句的调侃,但他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就目光亮起,法衣飒飒,眉宇间有着喜悦,道,“想不到道友能够悟出同虚空相之意,果然有慧根,与佛门有缘。”
  
      宗元用手一摆,口绽莲花,字字纯金,道,“妖身难渡,道友不如跟我会极乐世界,听三乘妙法,习静归真,参禅果正,早日脱离苦海,得真正大自在,大逍遥,大超脱。”
  
      “与佛门有缘,”
  
      听到这五个字,李元丰心中莫名慌慌的,他现在当的是肆无忌惮的妖王,可不愿意入空门修行,再说了,被佛门收入的异类有多少有好下场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